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12

    多年来的习惯没能让他直接喊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部下离那个东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停下,英杰!”
    他追着,发现自己居然跟不上对方的速度。这不是赛跑,在查案的时候,在找人的时候,在听到呼喊的时候,没有人会和他赛跑。
    他突然无比庆幸自己的理智。冒着风险去提示一个已经被附体的人,太不值了。
    反锁的门被他用力撞开。部下手中的手术刀在夕阳中发出刺眼的光,刀尖正对着另一个人。
    “英杰!是我……”躺在地上的人吃力地叫道,他用力推斥,想要避开。
    挣扎中,血飙飞出来,温热的液体洒在年轻人的脸上。他侧头喊:“队长!英杰他……”话语未全,瞳孔猛缩,瞬间失去光泽。
    世界变成了红色,血的红色,红色中那个已死的女孩歪头望着他,笑得扭曲。他没来得及,已到伸手可及的地方,却还是没来得及。
     刀插在胸口。死的冷漠。
    
     “打住。”叶修重新带上耳坠,阻止对方继续,后面的情节八成都不是什么好事。
    夜色愈发深沉,珠子已经碎了两颗。他掏出手机,没有信号。
   “……那个人死了?”叶修出于直觉问了句废话,“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点头:“乔一帆。”
   将烟送出的手顿在空中。叶修回过神,烟头在垃圾桶上方抖动,炙热的灰落下。“读音相同……啧,乔一帆的尸体你们怎么处理的。”
    王杰希双手骤然紧握。
    叶修:“我什么都没问。”
    “后来……”王杰希想继续说下去,话刚吐出,就看到叶修莫名其妙地爬上床钻进了被子里。
    “叶修?”
    头捂着,被子里传来闷响:“感觉会被你吓出心脏病。”
    在王杰希映像中叶修从来没怕过什么,一直以来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没讲什么吓人的事,叶修说自己害怕,要他怎么相信。他语气颇有调侃:“你也有恐惧啊。”
    叶修的回答却意外得严肃,他扯开被子,转过身正对着王杰希:“怎么说哥也是人啊,恐惧是人都会有的。”
    王杰希微不可察地笑了:“我不讲恐怖故事。后来的事很简单,我为了救那个部下,和它签订了契约,就被困在了这里。”
    “是吗?”叶修深黑的瞳孔映着身旁人的侧脸,停留了短暂的一秒。
   人真正的恐惧往往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害怕失去生命,还害怕失去所爱,甚至害怕失去自己或他人暂时的安稳……
    所以他以欺骗打断他的思路,而他以省略销毁他的心疼。
    他们最终还是换了话题。
    “那个耳坠,你很少带过。”
    “是朋友送的。”叶修说着声音小了下去,“他给我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
   “他……”
   “死了。”叶修说得漫不经心,“大眼你从小就能看到鬼,为什么不去找个道士之类的人学点本事?”
   “母亲不让,说会有大灾。”
   “这么狠!一点防身手段都没教?”
   王杰希摇头:“教了。”
   “教了什么?”
   “将所有不能存在的东西无视。”
   叶修眉毛一挑:“这就算?……所以你无视鬼。”他突然记起还在学校上课时那只呆在王杰希身边的女鬼,好像,还真的被无视掉了。“你行!”他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这种强大的自我催眠能力,连我都望尘莫及……有点掩耳盗铃的感觉……其实你完全可以利用它做点别的事啊。”
   “比如说?”
   “演员啊!装失忆装白痴装十三,超有用!”
   “叶修别逗了。”王杰希无奈地迫使目光离开那张嘲讽脸,盯着自己的手,“你什么时候走。”
   “哟!赶人啦!哥就不走你奈哥何!”
   王杰希不语。
   叶修打了个呵欠,觉得无聊,困意顿时如潮水般涌来。可偏偏这时敲门声响了。“开门。”一个和叶修近乎一模一样的声音。
   叶修随口“呵呵”,躺下道:“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开门。”说完便睡去。
   敲门声音量和频率在不断提高,最后响如惊雷。室内的铃铛在这时开始有规则地发出轻响,反复,再反复,将房间与敲门声渐渐隔绝,直至一片宁静。
   门外又有人说话了,依旧是那个声音:“哥哥,是我。”
   王杰希仿佛没有听到,小心地躺在叶修睡前给他留下的位置上,也睡去了。

 
——————————————————
本来想再添一段
但最近很忙啊😱超想睡
所以就放下一章啦😄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