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11

   “王杰希!”叶修猛地推开王杰希,“给我清醒一点!”他用手背擦拭被对方咬破的唇,摘下耳朵上的铃铛,匆忙塞进口袋。太粗暴了,要吻也没有一上来就用咬的吧!
    “叶修,我……”胸口仿佛被冷水浇透,他彻底清醒过来,怔怔地看着身前的人,许久才道,“抱歉,我太冲动。”
    “冲动?”你抢了哥的初吻,告诉哥这只是冲动?叶修差点没被气得笑出来。
    “我不会再犯。”王杰希看到他眼底的愤怒,清晰得让他心如绞痛。不想,不想连见面的资格都失去。
    “我不会再喜欢你。我不会再让你困扰。”所以,能不能不要讨厌我。
   “你几个意思。”叶修走到窗边,楼底的巫阵还在运转,他重新点烟,很有恨铁不成钢的累感。
    叶修想不到除了王杰希,还有谁会拿仅剩的生命来一心一意地陪自己。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在情感上博一把的准备。明明自己为他破例了,为什么还要临场退缩? 
    王杰希,我没有拒绝的意思。你偏要我亲口向你说吗?你察觉不到吗?还是说你不想发现?你自我屏蔽?认为没有可能的事就一定不会发生?
    猜测而已。叶修没得到对方回应,便侧脸放弃凝视,神情出奇地淡漠。冷静,他告诉自己,要冷静……
    既然他舍得放弃……
    “布下的阵凝聚阴灵,可以吸引普通冤鬼。它能撑半天,一小时碎一颗玛瑙,少于十二颗时阵破。”叶修说,“在这之前我们就待在这,等专业人士来解决。期间,作为报酬,你得向我解释清楚。”
     “首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被转移了话题,没法知道是否被讨厌,知道了也没有挽回的余地。王杰希顿了顿:“这是我家。”
    “这栋房子是我的。”
    王杰希对叶修的话没有惊诧,亦没有质疑。他快速回道:“我住这。”
    “多久了。”
    “六年。”
    叶修了然。纯阴傀儡化作冤灵,百尺之内不存活物。活人在这个界限不可久待,后果王杰希恐怕已经亲身体会过了:一日阳气尽散,两日阴气缠身,五日阴气蚀体,七日阴气融灵。
     叶修歪头一笑,拿出在楼梯口拍的照片:“左手第二个人,是你。”
    王杰希接过照片,低头看去,心下却是一阵惊悸。四肢发麻,拾着照片的手止不住抖动,冷汗顺着额角流下。
    六年前……六年前的自己……一切噩梦的开端……
   “讲讲吧,为什么你执意要住在这种地方。”

   苏沐橙看到界外的阴气淡了一些,心情放松了不少。事情没有解决,但至少有所好转。
   “沐橙,给你看一个好东西。”楼上传来楚云秀的呼唤。
    楚云秀在叶修凌晨离开后,不知道为何一直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她一晚上没睡,打了六个钟头的游戏后就开始清理房间。现在诺大的两层楼已经清理完毕,她又开始捣鼓三楼的小仓库。
    苏沐橙走过去,对好友偶尔激起的勤奋感到佩服:“这也有好东西?都是小时候的玩具了吧。”
    女孩子嘛,小的时候喜欢收藏的所谓的宝贝,绝大多数在主人长大后就成了不舍得扔的废品。堆在一起,占据极大空间。
    楚云秀从“垃圾”里掏出来的是一个深褐色的方形铁盒,被让苏沐橙极其看不顺眼的阴气包裹着,和满地的嫩粉色格格不入。苏沐橙疑惑:“阴气太浓了!秀秀,这是你小时候的东西?”
   “没那么早,大概七八年了也要,一个小游戏的成果。”
   “游戏?”
   “你不知道?哦,这么一想当时我还没认识你呢。说起来这游戏是叶少爷教我的。”
   “叶秋?”
   “嗯?不是,是老叶。”楚云秀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满脸愁绪,“当初他到我家来教我的,把我爸生日宴会毁得一塌糊涂,简直记忆犹新。”
    “唉?叶修都没教过我,什么玩法。”
    “听老叶说是其它巫脉传下来的,”窗外一声雷鸣,让苏沐橙哆嗦了一下,楚云秀撇了眼,“什么时候下的雨?我继续说……” 
    “拾间相机。”
    “拾间?”
    “捡拾的拾,空间的间。基础玩法很简单,用牛的眼泪混合黑狗的血,在随便哪只眼睛画五芒星。然后在拍立得的底片上写下一个人的生辰八字,用另一只眼睛拍照。拍照时不能按快门,要直接用嘴发出“咔擦”的声音。”
    “照片洗出来后是空白的,但只要用原先画了五芒星单眼去看,便能看到生辰八字归属者到目前为止最接近死亡的时刻。”
    苏沐橙眼睛一亮:“这技术可以破案。”
    “拍死者临死那一刻的照?”
    “是啊。”
    “它是灵体照,只有拍照的人在五芒星未消前才看得到,无法成为确凿的证据。不过之后有很多更复杂的玩法,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可以将照片实体化的。”
   “叶修教了你几种?”
   “你猜。”
   “秀秀好坏,我猜不到。”
   “其实我也忘了。他絮絮叨叨讲了很久一句也没听懂,不过和他实践过的几个记得一直很清楚。等人大了,胆子大了,想起来就一时兴起玩了,照片就存在这个匣子里。”
    “可以打开吗?”
    “开呗。”
    苏沐橙小心翼翼地打开,取出一沓沉淀淀的照片,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好多啊!他们也敢给你生辰八字。”
    “不用,是只要人在就能拍的玩法。”
    “你们一起的?咦,这样还在笑,不愧是喻队……极好的表情包,可惜阴气太重,你赚翻了秀秀。”
    苏沐橙兴致暴涨,边翻边看。楚云秀兴许是有些倦了,单手撑着身子,目光游离在另一沓照片中。
    “嗯哼?”楚云秀扫到一张,努力思索它的源泉。“哦,对了,那时的确还带了你哥哥来着。”说着她指了指。
    苏沐橙拾起,看了半晌。
    “我不认识她。”照片中黑发的小女孩笑得很开朗,牵着苏沐秋的手。苏沐橙不解:“哥哥死前那一年和我、叶修的确是分开的……和她在一起吗?这可以理解,但是这张照片的场景,很危险吗?”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