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10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懒得改了反正
我在反复告诉自己这是篇王叶文
但是设定为什么那么逆!who can tell me!
————————————————

  “换吗?”
  “英杰!”
  “换吗?”
  “什么?”
  “换吗?”
  “……换!”

   被自己的心跳吵醒,王杰希从来不知道这么荒唐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间未到,他还活着,且衣服被全换了。
   有人来过……会死,那个人会死!
   王杰希慌忙扯下披在肩上的毛毯,握住门上的把手往外推,推不动。他使劲撞,却撞出了清脆的铃声,抬头望去,只见整个房间被一条挂满铃铛的红线围了起来。窗外十来双血红的眼盯着房内,亦被红线阻隔。就这样,他出不去,它们进不来,暂时完美的隔离。
   没用的,一旦符效已过,它们的力量将不再收到压制。王杰希退后,坐回床上。
   对方看上去是个高人,可终究敌得过它?自己到死了都逃不过害人的命运吗?
   他是谁?为什么要来这?是怎么找到这的?沿着失踪案的线索?
   楚云秀……道士……递出的符……罗盘……
   “一个导航都导不到的地方。”
   王杰希心脏猛地一抽。
   为什么自己一开始没有发现!这么简单的事实,为什么他毫无察觉!为什么他会认定叶修去的是别的地方而不是这里!

   一步,两步,三步……随着跳动的脉搏,一步一颗玛瑙,他饶了一个圈。圈的正中心是一个瓷碗,碗里盛四分之一的清水,一个由艾草扎成的草人浮在水面上。
  七点五十八分,停步,结印。草人直挺挺地立起,无声自燃,燃出的光是蓝紫的,周围温度不升反降。二十四颗玛瑙开始颤动,触底发出的脆响参差不齐,形同回音。
    他走到正中,盘腿而坐,急速念咒。
   七点五十九分,咒停,吐出一口寒气。
   八点整。寒风肆意横行,席卷而来,他抬头看到十来抹黑色的影子,迅速地跑了出去。那些影子直冲进圈内,混做一团,冲撞着无形的墙壁。它们发出刺耳尖叫,渐渐消散。
   他冷笑,没有再停留。
   上楼时,一双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脚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冤鬼失灵,只服从欲望,知道贪心则殆是基础教程,中计也是活该。”他笑,吸了口随手点上的烟,耳下的铃铛发出光芒将那双手震开,“再说,没有影响你分毫。”
    你是谁……
   “嗯……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再告诉你我是谁。”
   换……换……换……
   “好啊,换吧,交换我们的问题。叶荷是怎么死的。”
   不好……不好……不好……
   “随你。”
   离开……吃……了……吃了……你……
   “近亲不可相残……”说着,口中的烟吐向空中变成火,将正上方突然出现的肢体瞬间烧毁。
   楼梯口的栏杆朝下可以看到一楼的隔间。照相机按下快门,洗出一张照片,显示的是六年前的景象。他仔细一看,略有些诧异。
   “你死了,仇报了,为什么还要停留?”
   黑暗中声音已经停止,再没有回应。他撕开门上黄色封条,走进去,将门再次以符封死。
   坐在床边的人站起,朝他走来。
   “叶修。”
   “醒了?”
   话刚出口,左肩被来人按住,一股力道使他身体贴在了墙上,不得动弹。
  “大眼?”他感受到对方的怒气,却不懂对方行动的用意,“你想干什……呜……”
   这次看到的是真的黑暗,作为黑巫的他没料到,自己眼中唯一的夜晚,竟是另一个男人放大的双眸。
  

  
   “七点。”
   “……”
   “我的。”
   “……”
   “女人。”
   “……”
   “杀死。”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