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07

昨天在外地疯玩,果断弃更
——————————————

     叶修第一次经历垂死濒临是在七岁那年,若问他有什么感觉,他真的说不上来。因为在那半年的时间里,他都处于昏迷状态。但也正是这长得吓人的记忆空白期,让他对昏迷前的那一天记忆特别清晰,以至于在听到短短两句话后,就全想起来了。
     他记起那天他带着弟弟叶秋去山顶上玩,忘记了时间,一直呆到天黑。结果下山的时候,叶秋失足差点掉进深坑里,叶修由于黑巫的缘故夜间视力特别好,他看见一把抓住叶秋向后扯,结果自己因为惯性掉了进去。
     很深,很冷,这是他爬起来时的感觉,他听到头顶叶秋的叫唤,便让他去找师父,自己则尝试着向上爬。然后,他失败了,他听到石块崩碎的声音。然后,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攀上了他肩头,使他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再然后……再然后他睁开眼就已经是半年了。
     事后叶修听师父说是自己遇到了一个不详的怪物,阴气蚀骨,才会昏厥这么长时间。至于那不详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师父是怎么救出自己的,他懒得多问。
     叶修飞速地跑向一楼,果然见到了在门口送行的师父。自己回到了过去。不,不是自己,是自己的灵魂——他无法听到耳畔的铃声。
     一个人除了死亡以外,能回到过去只有三种情况:通过时空裂缝穿越,请人做法回梦,至阴碰撞出场景的重现。
      至阴之物不融合却发生排斥的情况很少,一旦有,便会在两者接触点间形成通往幽冥的通道,形成类似于回光返照的局面:有意识的灵体在途中能看到过去的场景。叶修遇到的就是这第三种,他必须得赶在到达冥府前回去。
      回去的方法师父有教过,时间的限制叶修也知道,他很安全。所以这就是结果,他违背族规的结果——拿到了师父给他的东西,很安全。这比起巧合,更有可能是师父算好的。
      什么是至阴之物?违背族规所处罚的算一个,还有一个呢?那张照片还是那张房契?叶修一时管不了那么多,但他明白了师父的用意:为了让他活着拿到某一个东西,只能选择以毒攻毒,以阴克阴。
       自己是不是该感谢师父对自己的体谅,叶修苦笑,面前的属于过去的人还在和妻子聊天,胖胖的脸上笑容依旧滑稽,却不讨厌。叶修并没有很快回去,难得一趟,看看从前发生的事也不错……是这样吗?
      
      
      他被人提前叫醒,猛地从地上坐起,看始咳嗽,咳着咳着就是一大口的鲜血,洒在地上。
      是王杰希,叶修抬眼。
      “你怎么在这。”
      “我来找你。”王杰希的脸色比叶修还要差。他方才叫了叶修很久,很久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现在好不容易醒来,却又是这个样子。比死了好?他做不到这样安慰自己。
      “怎么,想我啊。”叶修强迫自己换上轻松的表情,用以往略带嘲讽的语气说。
      “我听说你有危险,就来了。”
     叶修眼睛一扫,猜也猜得到因果: “你这张符是挺管用,但其实也没什么卵用。”
      “这是什么话。”王杰希没心情理解,他只想快点带叶修离开这个鬼地方。“走吧。”他说。
     “朕准了。”叶修笑,撑地站起来,身形却不自觉地摇晃。原因不必说,一个黄泉路都快走完的人状态能好到哪去。
     王杰希于是“啧”了一声,下意识地想要去扶,结果一伸手,两个人都愣了。
     “为什么在抖?”叶修将身体斜靠在墙上问,随即又强调了一遍,“大眼你的手抖地很厉害。”
     王杰希疑惑地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紧张,害怕,疲惫……嗯,还是兴奋过度?……大眼你是不是抽筋?”
      “……”
      叶修以为自己的话能让眼前这个连自己很惊慌都不知道的人放松心情,但他错了。王杰希像是意识到什么般,不再说话。他在叶修诧异的目光中重新蹲下身子。
      王杰希没有回头:“上来。”
      叶修瞪大眼眶,莫名地不可置信。“大眼……你这是要背我?”
      “那就抱你走。”
      “不不不,”叶修急忙摇头,明明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却被王杰希说得像真的似的,他可不要传说中的公主抱,“我只是觉得你会背不动。”
      “上来。”
      叶修耸耸肩:“好吧。”他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将整个人趴上了王杰希的后背,等对方站起后还很好意思地说:“我很重的对吧。”
      换作是平时的王教师应该会说一句“需要加强锻炼”之类的话,叶修等半天等到的只有一片死寂。
     “别这样啊。”叶修声音很轻,淹没在沉重呼吸声中。在王杰希看不到的黑暗里,他的脸上流露出无法言语的疲惫和痛苦。“我不想亏欠你……我不想在一个债还没偿完的时候,再多欠下另一个。”
      我已经欠了一个家庭的债,我等他们都散了才发现,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偿完……叶修在心里和王杰希说,对方什么也没听到。他闭上眼,环在对方脖颈旁的手臂收束,肌肤相触,由于颠簸产生摩擦。我想忘记我所看到的过去……
      “叶修。”王杰希就在这时发声,无意间打断了叶修的情绪。
      “怎么,背不动了?我下来。”叶修感觉王杰希不再移动。
     “不是。我只是想说……”
     “嗯哼?”
     “没什么。”
     “……别逗我,你明明想说什么。”
     王杰希迈开步伐。他走得急,却依旧很稳。别墅建在半山腰,要在黑暗中下山不容易,尤其是在背了一个大男人状况下。叶修看到他额角的汗水在微弱的月光中闪烁,又感受到他丝毫没有因此变暖的体温。这个人想说什么,他发现自己很在意。
     “喂。”叶修右手食指搓了搓王杰希的脸,“有什么说,对哥藏着掖着不好。”
   王杰希不为所动,在将近十分钟的沉默后,才终于开口。
   他说:“叶修,我看见你倒在门口时很怕。”
   快要睡着的叶修听到后,猛地点头,下巴在王杰希的肩膀磕上磕下:“你现在就很怕。”
   “我怕你会死。”
   “事实证明我没死,”双手略微不爽地扯了扯对方的脸颊,“想诅咒哥还早着呢。”
   “我怕再也看不到你。”
   “哥好好地在你背上呢,你转头用你的右眼都能看到。”他忍不住勾起嘴角,笑得很嘲讽。
   “我刚刚想了很久。”
   “嗯,我知道你想了很久,想出来结果呢?”
   “我好像……”王杰希看到破晓前的天空,这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候,黑暗可以吞噬他所有的感情,“我好像,喜欢上了你。”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