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06

正文:
     偿。
     ……
     偿谁。
     偿什么。
     为什么偿。
     叶修拧着眉心,看着自己请魂的结果。一个字,以及一个地址。这一次行动耗费了他整整一天时间来准备,也许是因为锁魂阵的影响,到头来的结果只有这些。
     石板上由铁粉凑成的地址他还记得,是十五岁前他的住所,也就是在那里,师父将毕生所学教付给他。
      巫师最忌回头。技艺初成的住所一旦离开,一生都不可再回,若违背族规,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能回去,而师父的灵愿是如此显然。该如何抉择……
    叶修想起从前,那时的他除了弟弟以外最亲近的人就是师父,师父性格老实朴素,经常被调皮捣蛋的他欺负地死去活来,却还是和蔼地笑着,包容他的一切。
    这或许是师父对徒弟的喜爱,又或许是舅父对外甥的关怀,但无论哪一个,叶修都不会忘记他的养育之恩。
    叶修想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
    对于违背这条族规的下场没有任何记载,但是若因害怕生死而忘却师门情义,便是化作恶鬼他也不会饶恕自己。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可以不顾生死,可楚云秀他们呢?……应该,挺得住的吧。
     耳下的铃铛无风自动,发出清脆的响声,仿佛是在安抚他的心神,告诉它“放心去吧”。叶修侧头,笑,故人的脸庞在脑海里偷偷浮现……
     去就去吧,既然沐秋都这么说了。

     王杰希午夜十二点整依旧站在了楚云秀家的楼下,远远地仰视,不知进退。叶修和他说不要妄动,但是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他总觉得自己将要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让人害怕。
      所以,三番思索后,他还是拨通了那个他盯了整整两夜的电话号码。
     无人接通。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第二天已经过去了,叶修居然不在服务区。王杰希愣愣地放下拿着手机的右手,左手出于习惯捂住双眼。好累,这样等着真的……
     “你是……”一个声音打断了王杰希越来越疲惫的心态。他抬起头,看到那个叶修口中的“沐橙”。她看上去很急,也没等他做出反应就问:“你是王杰希?”
     “是。”是叶修和她说的吗?
     “你……没事?”
     王杰希疑惑,他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但对方都这样问了估计不是很好。毕竟为了保命他这两天都没阖过眼。
      “哦。”苏沐橙注意到王杰希贴在左臂上的符,它散发着强大的光芒,将被阴气吸引的鬼怪隔绝在一丈外。
     好强的灵力 。
     “你这符能撑几天?”
    “……一天。”
    “你上去,照看楚云秀。我在房间已经布下了结界,只要不出去就不会有事。但切记,别做以命抵命的傻事,那群鬼你扛不住。”
     是的,是一群,不是一只。这个事实是她们在看到印记一直不消后,才发现的。楚云秀对阴气有抗力,但换作普通人,尤其是王杰希这种本身就被莫名阴气包裹的人,那群鬼的阴气根本抵不住。
     现在正好,一个结界两个人,互相照应的构架也没变。
     苏沐橙吩咐地刚觉果断,王杰希却是反应极快地拉住了刚准备走的她:“这么晚了你去哪?”
    “找叶修。”苏沐橙回道,“你最好快点放手,事情很急。”
    “他出事了?”
    “啧。”
    “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有什么用。”
    “我有符。”
    “一张符。”
    “足够了。”
    “那楚云秀呢?”
    “你留下,我去。”
    “……”专门克阴的陈年灵符,的确比自己繁多的小技能有用,在目前的情况看来王杰希去似乎效用真的要大些。但如果符用完了,他不就……不,叶修只要活着就一定能帮他。
     “让我去。”
     王杰希说。他有冷静地思考。如果和楚云秀待在一起太久,它势必会有所举动,到那时,他不敢保证转移印记还会有用。况且,自己不管怎么样,三天过后,已经必死无疑了……在外面被恶鬼吞噬,在“家”里被它杀死……都一样。
    苏沐橙听到对方不容置疑的语气,又看到他眼中丝毫不亚于自己的焦急。这个男人,听叶修说是他的朋友……只是朋友?
    关键时刻,还是赌一把吧。
    她退了一步,点头:“好,你去。这是我推算出来的地址……小心。”
    苏沐橙目送王杰希离开,仍旧担忧。她本来只是觉得好玩想去个电话骚扰叶修,也只是无聊才会在听到圈外提示后算他地址的,结果……
    她现在只能祈求上天,千万都要活着啊!无论是叶修、楚云秀,还是王杰希。
   

    于此同时的另一边,叶修郁闷地走进师父和师母空荡荡的卧室。
    他搜了一圈,发现除了两人的新婚照片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搞了半天不会就只是让他看这个吧,人都死了还要秀恩爱……
    叶修一边吐槽一边转身向楼上走去。脚下的楼梯发出“咯嗞咯嗞”的声响,仿佛在下一秒就会塌陷,怪吓人。他没有在意,抬头看到曾经自己的房间,感到无比怀恋。
     他的房间在二楼较里处,正对着书房,夹在一大一小两个仓库之间,斜对角便是实验室。这个布局叶修到现在都忍不住要吐槽,这不是分分钟要他习巫术习到死的节奏还能是什么?
      叶修将一个小小白眼丢到充斥灰尘和霉气的空气中,随后果断地将大小两个仓库和书房都翻了一遍。
     仓库里面只留下一些低级的药物灵石,这些他学生时期的练习品都没什么价值。不过也幸亏没有价值,好东西放在这种地方早过保质期了,师父知道肯定心疼。倒是在书房叶修翻到了一本以前没见到过的秘籍,于是很不客气地拿起塞进了怀里。
      在其它类似于厨房浴室一类的小地方都轮番排查过后,叶修这才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一切如常。它和十年前一样,只是有些沉闷,一直没有通风而捂出了一股难闻的气味。叶修打开窗,侧头便看见了书桌上的信封。
     白色的信封,年久而泛黄。
     信里是一张房契和一张照片。
     房契的主人是叶修自己,照片上三个人有师父师母和一个女孩。
       女孩?
     叶修注意力被照片吸走,暂时忘却了那张诡异的房契。他盯着女孩看了半晌,没想起有这个人。师父的女儿?可是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啊……或许是说了自己没听?
     照片上印着的日期是叶修十四岁那年,小女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叶修觉得不太可能是他们的女儿,不然为什么当时不带过来一起生活呢?
      但是,万一,万一真的是。师父师母都是黑巫,生下的孩子必定也是黑巫。而她又能继承师父的血脉,所以……叶氏的黑巫?
     叶氏的黑巫,给楚云秀下咒的不就是叶氏的黑巫?那个莫名多出来的族人是她?
       叶修非但没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反而更加混乱了。如果给楚云秀下咒的人是她,那她是为了什么?她又为什么要放过苏沐橙?还有,师父写的“偿”,是想让他代替自己偿还他女儿?
      最重要的是,师父为什要以这种方式告诉他?如果早有准备,为什么要放在他不能去的地方,在死后又让自己来取?
      叶修抓起房契单,扫了一眼,又快速地扫视四周……还有,一定还有什么被他遗漏了,这个地方可以利用的特点,唯有这里能做到的事…… 
     “师父。”男孩清亮愉悦的叫声骤然在楼下响起,“师父,我去找叶秋那小子,先走了。”
     “好嘞,早点回来。”男人洪亮的嗓音,带着特有的沙哑。
      叶修的身体逐渐冰冷,心下发颤。他认为自己并没有产生幻听,耳下的铃铛已经把音频准确无误地记录下来。但这两个声音他过于熟悉……
     一个属于年幼的自己,一个属于他的师父叶群宇。

—————————————
     莫吐槽那个名字,我已经尽力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