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05

被我手抖不小心删掉,也是醉了
重发重发
和原先有出入别怪我,我修改过的文忘存稿了
—————————————
正文:
       叶修的女朋友?王杰希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脑回路这种东西也不是他想控制就能控制的。在拨通电话的时候,他微不可微地产生了迟疑。
     “沐橙啊,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慵懒的嗓音。王杰希不适地转了个身子。
     “是我。”
    “……王大眼?”
     “是。”王杰希不想议论对方给自己的绰号。
     “哦……有什么事吗?”叶修靠在宾馆大厅的沙发上,右手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
    “你……朋友昏过去了,在电线杆旁。”
     “啊?电线杆旁?发张照片来。”叶修摸了摸坠在左耳下金色的铃铛,声音没有半点的急切。对于苏沐橙的安危他总有着十分的把握,他能断定她现在很安全。
    王杰希用自己的手机传了照片。叶修挂断电话接收,查看了一阵又打了回去。
    “大眼,你在楚云秀家楼底下干嘛呢。”
    “她有危险。”
     叶修和楚云秀很熟吗?王杰希差点问出口。他压下冲动,懊恼地将手插进裤带。
    叶修想起昨天楚云秀签下的半个红名,了然:“你要去支援?”
    “嗯。”
    “你先别着急去,楚云秀她顶得住,先帮我把沐橙叫醒。”
    “怎么叫。”
    “我去不是吧大眼,你连叫人都不会了?掐人中啊!”
    “试过了。”
    叶修抚额,看来真的没那么好对付:“好吧。你把手机放到她耳朵边上,我念咒叫她起来。”
     王杰希没有怀疑真假,他照做,隔了漫长的几十秒后,苏沐橙果然醒了。
     他看着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接过自己的手机,什么都还没说就向大镂冲了过去。
     “好,那么我们言归正传。”叶修声音严肃下来,“你对失踪案应该挺了解的。”
    “……”
    “你打算怎么救楚云秀?把她身上的标记移到自己身上?然后等着那冤鬼缠上你自己?”
    “叶修你……”
    “别问我怎么知道。”叶修翘着二郎腿,将电话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点燃一支烟,“在你看来,现在不是她死,就是你亡。那为什么你偏偏选择救她?前面四个人怎么说?有猫腻啊……这点先不谈,单是以命换命我不赞成。”
    “……”
    “等我办好事回来,不要妄动。”
    叶修挂断了电话,没有给王杰希反驳的余地。等他回来?王杰希茫然,他要几天才能回来?自己只有三天,他回来还来得及吗?
   

     楚云秀和苏沐橙是闺密,虽然认识才五年,但已经足够了解对方。她刚开门时就觉得哪里特别维和,想了想,是笑容。苏沐橙嘴上扬的角度太过,有点牵强,且眼里没有丝毫温度。
     然后,楚云秀马上记起一件事。苏沐橙是有自己家钥匙的,所以除非她她根本没必要等自己来开门。这点并不能说明什么,但让楚云秀的疑心在很大程度上加大,所以她开始试探。
     苏沐橙应该知道她从来不在冰箱里放零食,而唯一的抹茶布丁是一周前在她的胁迫下才买回家的。而且,苏沐橙哥哥早在七年前就死于车货,带回去给他吃?别开玩笑了。
     楚云秀观察对方的反应,最后总结下来,眼前的苏沐橙不是苏沐橙。
      那么这样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假扮的是人还是鬼?电视机黑色的屏幕上没有映出苏沐橙的人影,楚云秀心下一惊,是鬼。那个一直缠着自己的鬼?
     楚云秀不擅长对付灵鬼,但灵鬼对她也不能造成过大的伤害。所以她硬生生拖了一个多小时,想等真正的苏沐橙还回来处理,可惜对方一直没来。这样僵持的局面让楚云秀非常难受,又过了半个钟头左右,她实在忍不住决定自己打破,她问:“你是谁?”
       沙发上的“苏沐橙”在话语刚落的一瞬间猛地站起,将手直直捅入了楚云秀的身体。血撒到脚下,她反应过来却是笑了:“用实体是你最大的失误。”语毕,元素的力量在瞬间暴涨,自上而下将楚云秀身前的冤鬼在瞬间冻结。
       苏沐橙就在这时推开了门,她看着面前的景象,愣了半天,松气,“没事就好。”
       “你来了,”楚云秀退后一步,将自己与那支手分离,“看看这是什么,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苏沐橙看到的分明是一个女人腐烂的身躯。她走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果然不是他。”
      “它?”
      “刚刚在下面把我弄晕的,这个东西气息不同了。”
       “能把你弄晕?那它一定不是。烧了哦。”
  “等等,或许有联系。”苏沐橙接触感应,摇头。
      楚云秀见状,掌间燃起了火焰。
      苏沐橙看着燃尽后剩下的一摊水,摇头。“它真不应该选择实体化的,还是说你的五行之力太强?”她说完,目光在楚云秀左臂上游走,最终定格在一个地方。
       和叶修说的一样,是掌叶,叶氏的掌叶。
       巫师在利用恶鬼害人时,会在人身上坐下标记,利用自己的力量将人与恶鬼联系,而标记的样子会因为巫师力量的不同而改变。血缘相近的巫师灵力相近,留下的印记也相似。这么看来,想害楚云秀的,是叶修的亲戚,且是同为黑巫的亲戚。
         “我没有印象,叶氏多是白巫,除了师父以外我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个我们家族的黑巫。不过,那个黑巫或许认识你,否则他在附体冤鬼时为什么只是把你弄晕而不直接杀人灭口。”电话里叶修如是说。
        “印记在出现作用后应该会有残余的灵力,你用截脉符把它保存,三天后我就回来。”
        “至于楚云秀,她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万事小心,你和她最好待一起,互相间也有保障。等等,万一那个巫师还在附体……楚云秀有危险,你赶快上去,越快越好!”
         苏沐橙回忆叶修的话,再想想自己认识的除了他以外的黑巫……一片空白。
        她晃了晃脑袋,将情况和楚云秀说明。楚云秀很爽快地答应她留宿的请求,并将左臂伸出:“用符吧。”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