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04

崩坏的第四章华丽登场!
这章是过渡,嫌烦的跳过也可以哦😊
我自己写得都快睡着了😖
————————————————————————
正文:

    苏沐橙住的地方离楚云秀家有相当的距离,所以在她来之前,楚云秀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有动过。
    电视没有播出节目,屏上显示无信号,在一阵噪音后直接闪成了雪花。她看着,注意力却集中在听书房里的动静,那里一直断断续续地传来脚步声,或轻或响。
     “这是鬼常用的出场方式。”
     小时候无论是父亲还是管家都是这么跟她说的。他们说,这都是套路,于是给她列举了种种(参见我大中华鬼故事)。
     因为不受阴气影响,在绝大多数阴阳师看来,鬼充其量就是长得丑的土匪,不足为惧。所以楚云秀目前内心除了好奇以外就是想笑,丝毫没有恐惧。
    她见天色渐晚,便不再关注书房,取了换洗的内衣走进浴室。
    或许是休息日的原因,这天住所外行走的车辆少了许多,格外安静。淋浴的声音轻易地将楚云秀与外界隔绝,她舒适地仰起头,让温热的水沿着脖颈下滑勾勒出身体完美的曲线。
    门就在这个时候不动自开,镜子上有了裂缝,裂缝内渗出暗红的液体。
    “还给我。”楚云秀扯开浴帘,看到那三个鲜红的大字愣了愣,嘀咕道:“老娘什么时候抢过你东西,神经。”
     她嗤笑一声,不紧不慢地换好衣服,随手取了一块抹布盖上去,擦起来。镜子上的液体失去原先美妙的样子,变成了模糊的一摊红色。
     抹布在水龙头下被搓干净,沾上了洗手液,再次与那不堪的红色亲密接触。
    于是,擦了洗,洗了再搓,如此反复三轮,却不见有任何成效。镜子上液体没有被顺利地稀释,反而越来越稠。
    不一样吗?
     楚云秀放下抹布,退了一步想观赏这不知道哪个鬼弄出来的杰作,它仿佛一个被吸附在镜子上的暗红色的大圆饼,显得特别滑稽。不过,饼里面似乎藏了不得了的东西……
     楚云秀眯了眯眼,确定自己没看错,那摊红色里的确有个手掌大的布娃娃,它正咧着嘴朝自己笑呢。
     “hello。”楚云秀招招手,然后猛然意识到,或许那个布娃娃并不是在“饼”里,而是在自己身后。
     屋外敲门声突然响起。
    “秀秀,是我。”是苏沐橙的声音。
    “等等,我现在有事。”
     楚云秀简单收拾了一下,快步走去开门,看到一张熟悉清秀的脸,她迟疑了一会:“你……来了。”
     (有哪里不太对,应该不是这样的。)
     苏沐橙环顾一圈:“你在做什么呢?”
     “刚洗好澡。要吃东西吗?”
     “好啊。有什么?”
     (不是这样的。)
     “抹茶味的布丁,前几天在超市看到的,很新奇吧!”
      “咦?来一个尝尝?”
     (果然……)
      “给你。”楚云秀抛过去,没有离开餐桌。她一边撕包装,一边装作不在意地问:“给你哥哥带一个回去吧,我记得他最爱抹茶了。”
     “嗯。”
     (就知道是这样……)
     楚云秀终于知道害怕了,她从小到大还真没有遇到过这个状况……
      沐橙,快点过来。

——————————————    
     在电话铃声响起的第一秒,叶修念头里闪过的第一个可能是王杰希,但并不是。忽视掉莫名其妙的小失望,能听到沐橙的声音他还是挺高兴的,虽然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好事。
      从山里出来后做什么都倒霉。
      叶修坚信自己近来运气已经差到了人生的极致。若硬要说有什么值得庆幸的,那大概就是自己在短短几天内就能找到师父他们的尸体了吧。  
     叶修现在处在黑虎峰,距离b市十万八千里的某坐荒无人烟的野山。他面对眼前死相惨烈的两位,再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他们的尸体被倒吊在柏枝上,头顶正中央和双腿均被插上了银刃。叶修就算看不到阵纹,也认得出这个阵法,是锁魂的禁术。
    谁啊!连死后超生都不让,多大仇啊!叶修暗暗愤慨却又无可奈何。
     据组织提供消息,山上有一种鲜为人知的生物叫三眛,是炼鬼的佳品。叶修的师父就是被下了命令来抓取,才会死在这种不明不白的地方的。
    任务有风险,丧命是常事。但死后能有这样的“礼遇”,说是意外,叶修打死都不会相信。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窝里反。
    和师父他们一起的的确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活着回来后,仅一年便横死。如果真是被他所迫害,那么就是罪有应得,叶修倒是省了报仇一事。若不是,那就麻烦了……问一问?
    不管怎样,最重要的还是让二位入土为安。行动行动!叶修拍了拍脸,打起精神。

————————————————
    
    王杰希换了一双干净的运动鞋,手不断地在衣服口袋里摸索着,指尖上是纸张毛糙的质感。他趁着它还沉浸在进食的愉悦中,打开门走了出去,关上门。随后,还没走几步就逃也般地在林间开始狂奔。
     为时夜晚八点,门禁时间的后一个钟头。
     三天前,也就是叶修来学校应聘的前一天,王杰希也是这么逃走的。不过和现在不同,那次他只是在拿命去尝试脱离它的后果。而口袋里的三张符,便是他在当时向H市的僧人求得的,它们让他多了三天能够自由行动的时间。
       它盯上了校长,而王杰希试图用这宝贵的三天去救她。虽然危险,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他不能不做。因此他逃出来了。
       王杰希到楚云秀家楼下时已经九点三刻,小区里没有路灯,很暗。他并没有立刻走进,因为在他准备这么做之前,他看到了一个长卷发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蹲坐在电线杆下,似乎睡着了,脸色苍白。是生病了吗?王杰希想。他走过去,使劲晃了晃她,发现对方并没有反应。于是拿起还躺在她手中的手机,想联系她认识的人。
       王杰希翻开电话簿,找到了一个在他看来特别显眼的名字。他呆在那里三秒有余,有些不感至信地掏出手机翻出某个人的号码,一个一个数字地对着,对完后发现一个也没差。
     王杰希发现自己没看错,这个人就是叶修!就是那个昨天早上刚刚向他交换过电话号码的男人!
      所以,这个女孩,是叶修的……女朋友?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