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王叶】师父叫我去探(谈)亲(情) 01

    三闵高中近日陷入了恐慌。自二月开学以来,短短三个月,就失踪了四人。四个人都是女性,三个在校女生,一个女教师,没有任何共同点。校方虽然有意掩埋,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于是,教师的辞职申请、学生的转学申请,越来越多。
     校长为之头疼,但一切也尽在情理之中。这样随即的失踪案件来得突然,毫无征兆,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给人以预防的信息。争对女人的无差别杀人……吗?换作是自己也怕啊。
     但让校长没想到的是,偏偏在这浪尖上,还有人会来应聘,虽然对方是个男人。
    校长吸了口咽,盯着男人半晌。
     “你没有听说过我们这的传闻吗?”抱着尊重教师知情权的心态,楚云秀还是问了一句。
    “嗯?什么传闻?”男人愣了愣,随即笑了,“啊那个啊,我是男的怕什么。”
    “万一不止是女人呢。”
    “你都不怕我怕?”男人手伸向屁股后的口袋,掏出根眼,叼在嘴里凑了上去,“来,借个火。”
    楚云秀盯着两根烟摩擦出火光,觉得对方过分自来熟,但她不讨厌。等男人的烟点着,她放松地向后仰去:“你倒是胆大。那正好,七班的语文老师怎么样。”
     “原先的辞职了?”
    “辞了。”楚云秀拧灭了烟,显得随意,“女教师基本上都走了,不过我得留下来。”
     “校长真是辛苦啊。”男人的语气带上一丝感慨。
     楚云秀叹了口气,她不想走,不仅仅因为责任摆在那,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割舍就割舍。
     这学校女教师走了,还有男教师。男教师走了呢?就什么都没有了。说起男教师,她原先也以为他们不会害怕,但就在前几日……
     啊,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门外有人敲门,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校长在吗?我是王老师。”
     楚云秀抚额:“请进。”
     王杰希今天依旧是来辞职的。他没有多话,直接把辞职申请书递到了校长跟前。
     “校长,让我走吧。我不想再多事了。”
     “你走了叫七班的学生怎么办?他们那么喜欢你……没事的王老师,失踪案显然不看好你们这些大男人。”
     “不是……”王杰希的手攥紧,没有直视校长,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楚云秀低下头,权衡着双方的利弊。她不认为王杰希会对这种事感到恐惧,或许他有别的原因也说不定。那么,放他走吗?让这个新应聘的人代替他?
     男人见校长看自己,耸耸肩:“我是短期的,而且很忙。”
    “……”
    “好吧。”楚云秀打开辞职书,拿起桌上的圆珠笔签字。她签到一半,皱眉。白纸上的字赫然是鲜艳的红色,很扎眼。她什么时候买过红色的圆珠笔……
     “换笔换笔。”楚云秀打断自己的思绪,另外找了只水笔。黑色的浓墨将红色掩盖,写完了后一半名字,“来,给你。”
     王杰希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死死地盯住那个并不好看的字迹,隔了半晌突然说:“对不起,请容许我收回这封辞职书。”
     “哈?”楚云秀诧异,“你在玩我呢?”
    “没有,谢谢。”王杰希说完一句,仓促地离开。他转身时看到一直站在旁边的男人望着他,心下一愣。
      这个人,他见过。
      男人玩味地摸着下巴,看着还在发呆的楚云秀:“他其实没有必要留下来。”
     “什么?”
     “他在担心你。”
     “哦?”
     “他不知道你是阴阳师。”
     “什……么。”
      你是阴阳师……因为你是阴阳师……
      楚云秀不再说话。自己没有一丝迹象能表明阴阳师的身份,为什么对方会知道。
     室内的空气一瞬间僵至冰点。他们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开口。
     最终楚云秀率先避开,她找到男人的简历,表情严肃:“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男人笑了,指着自己,“我鼻子灵。”
    “……叶修……叶修……”楚云秀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叶修不就是十年前来过她家的,那个不可一世的叶家小少爷吗!
     “你来这做什么?”楚云秀警惕地问。谁不知道叶修找谁谁倒霉这条定律,这大少爷上门,还装得这么寒酸,一定没好事。
     叶修笑道:“师门要交差,可是去不了冥府,怎么办?”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