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永恒读者 09

     当最后一声枪响划破夜空中厚重的云层,午夜的时钟开始回荡。十二声,声声入耳,宣誓着一天的终结,以及另一天的开始。周泽楷在书中度过了自己有史以来最难熬的生日,他不认为叶修会比自己感到更快乐。
     叶修接过店家递过来的毛绒玩具,笑着称赞道:“小周的枪技比你父亲还要好。下次玩这个都带你来,太赚了。”
     “嗯。”周泽楷低声答应,充满希冀地望着叶修。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终于可以开始问。
     叶修伸出食指,放在嘴边。
     不要说话……
     于是,所有的都被卡在了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
      叶修没有动,笑容依旧,只是多了太多东西,复杂得像幽暗的沼泽,浑浊不堪。
      周泽楷突然间了然了。不管怎么样,叶修都不会告诉自己钥匙的下落,不管自己再怎么要求,他也不会答应。
      手指攥紧,指尖失去血色。周泽楷轻吐一口气,然后在叶修诧异地目光中挪开他的手,俯身吻了下去。
      轻柔的吻,不粗暴,不急切。只是慢慢地摩挲着,一点点品尝他唇上的气味。冰凉,湿润,淡淡的烟味,让他无比眷念。
     叶修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不是因为周泽楷突然袭来的吻,而是因为他看到了那双放大的眼眸,那双眼睛,竟是带着如此透彻清晰的怒意。
     他很久才反应过来,却发现身前的人早已在原地消失,消失得彻底而干净。
    ……
    周泽楷去做什么了,他再清楚不过。

     叶修没有猜错,周泽楷的的确确,是去找钥匙了。
     但他却对此感到放心,他认为周泽楷不可能找到,即便他找到了,也拿不到。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钥匙现在的主人,是叶修所有弟子中性格最坚韧的那一位,而她显然并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心慈手软的家伙。
     叶修所想的一切都没有错,他的弟子也的确是那样的人。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的,是周泽楷的毅力。
     所以,一切的差错就出在这。
     十二月初,书外的世界开始飘雪,纷纷扬扬,染白街道,染白砖瓦,染白树木。周泽楷在这个月,成功地突破了方锐这条防线,找到了远在异国他乡的导师。
      导师用比冰还冷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学生,关上了门。“你回去吧。”她说。她早就听说了周泽楷的来意。
      周泽楷不动,又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回答。他理所当然地轻笑,随后却没有离开,而是每隔一小时就敲一下门,如此反复,显得乐此不疲。
     唐柔被惹烦了。她打开门,看到少年头顶的积雪,愣了愣,将他再次拒之门外。“你走,我不会给你。”
     周泽楷说:“你不给我,我就不走。”他这么说到,很认真,很诚恳。
    唐柔审视着少年嘴角温吞的微笑,心烦意乱,可即便如此,也没能让她的坚持动摇半分,毕竟她不会让自己的良师兼益友近百年的心血因此而毁于一旦。
     但周泽楷是认真的。他认真地等待,一天,两天,三天……
     七天后,唐柔给方锐打了电话,催促他把自己的义子带回去。方锐苦笑:“能带回去,我就不会放他走。”
     “他到底想用钥匙干什么?”
     方锐沉默了一会:“……不清楚。”
     “……”唐柔挂了电话。她转身走到门外,就看到了蹲坐在墙角睡着的少年。他自己就不会找旅馆住吗?她皱眉,用膝盖晃醒了周泽楷。“进来。”
     周泽楷还惺忪的眼亮了。
     “说吧,你拿到钥匙,想干什么。”
     周泽楷实话实说。
     唐柔于是冷笑:“你又是何必。多出来的命不要,千辛万苦跑过来,原来是送死的。”
      “……我想陪他。”
     “他呢?”他又是什么感受?
     “……我的幸福不能让他幸福吗?”
     “那他的幸福不能让你幸福吗?”
     “……我怕。”周泽楷闭上眼,轻声地说。
     唐柔愣了。
     “我怕。太怕了。”害怕没有他的地方。
     唐柔咬着下唇:“你再考虑考虑。也许想明白就不怕了。”说着她又毫不留情地将周泽楷送了出去。
     一切还没结束。
    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第十一天……
    天气越来越冷,雪积成了厚厚的地毯,少年像个恒久不化的雪人,守在唐柔的家门口。
    这么多天,就算是守书人也会吃不消。
    第十四天,他还是没有走。
    唐柔无措,便又给方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柔柔。”
   唐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应对这个已经有点苍老的声音,她张了张嘴:“……”
   “是我,我是陈果。”电话那头的陈果捏紧了话筒,“……成全那孩子吧,他太苦了。”
    “那叶修怎么办。”唐柔问。
    “让他一个人死……柔柔,你做得到,我做不到。”
     “……”
    “一个人死很寂寞的。”陈果的声音染上了哭腔,“人类一个人死会很寂寞的……老方你走开。”
     “……”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的争吵声,接着传来了方锐的声音:“咳咳,那个,是我。你自己看着办吧,也别听陈果的话,毕竟叶修把钥匙给了你。”
     “他给我是因为我不会放手。”
     “……所以你不能辜负他是吗?”
     “……”唐柔嘴角有了咸味,她匆忙摇了摇头,“我不能。”
     她挂了电话。一切如常,只是从这天起,唐柔的失眠愈发严重。
    十五天、十六天、十七天……
    第十八天,她在临晨猛地惊醒,慌忙冲下楼,打开门。周泽楷还没走,只是睡觉时呼吸有点急促。他被唐柔惊醒,有些茫然地望着。唐柔一咬牙,把门关上。
     第十九天,敲门声变得微弱,但还是响了。
     第二十天,依旧准时,只是声音是在门的下方响起。
     第二十一天,声音开始时不时的间断,次数却没有减少。
     第二十二天,声音没了。唐柔等了一个上午,最终松了口气,打开了门。结果看到了僵在半空中的手。这只手本来半搭在门上,想扣却没能扣出声音。
     这么下去,不行了。
     唐柔以为自己能用这样残忍的方式逼走他,但显然他超乎了她的想象,也超乎了叶修的想象。
     “你……”
     “守书人,这样死不掉呢。”
     周泽楷突然说道。
     “我还可以等哦。”
     “……”
     “我等你把钥匙给我。”
     “……”
     ……
     人类一个人死会很寂寞。
     那个人类,指的是他还是他?又或者两者兼有?
      唐柔大口吸着冬日含雪的空气,默然转身,停住,又走了回去。她发呆了良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是亮紫色的液体,在正午苍冷阳光的照射下变得绚丽无比。
     唐柔拿着它打量了一会,最终塞进周泽楷的手里。
     一直高傲无比的她此刻低下了头,眼中是愧疚,是忏悔。
     “替我向他道歉。”
     说着,泣不成声。
      ……
     叶修布下的最后一道防线,到底是毁在了她的天真里。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