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永恒读者 07 没有内容没有进展的一章

    他忘了自己回到房间的过程。
    两个男人互相交替的声音是那么平稳深沉,平稳深沉地让他全身上下的细胞渐渐死去。
     感谢他吧……
     他给了你机会……
     时间会带走他……
   门被关上,一整个房间的恐惧如同暴涨的潮汐,在瞬间淹没了他。猛地跪在地上,他的大口大口地,笨拙地喘着气,仿佛不这样就要被溺死。
      这是他为他谱写的结局。
      幸福的结局。
      他会走,他会离开自己,他将再也不属于自己。
   残酷的话语还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将那个空洞的地方越塞越满,最终连哭泣的方法也被淡却。他想要流泪,想要宣泄,可是……
     要怎么哭泣?
     他张大嘴,试图从中发出类似于哭的声音,但是没有,他听到了嘶哑难听的笑声,随着心脏抽搐着,一阵一阵。
    叶修,救我……
    救我,叶修……
    我愿意溺死在琥珀湖里。
    我也愿意溺死在你的笑容里,溺死在你的手心里,溺死在你的眼睛里……
    但至少不是溺死在这个只有孤寂的房子里啊!
    叶修,救我,带我走。
    ……
    昏暗的房间内,死气沉沉,几缕未尽的余晖从窗户的缝隙出流进。
    光移,影动。
    平静下来的周泽楷坐在床上,神色晦暗不明。
   他想着未来,想着死亡,想着自己心中最珍贵的那个人……使劲地想。
   但他还是他想不出自己该怎么办。
    如果就这么顺从,他能陪叶修度过最后的时光,然后再体会到叶修梦想中的命运。这对于一对爱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结局。可是于他呢?
   他从相遇的那一年起,就从来没想过,没有叶修的世界,会是怎么样。他以为时间还很长,长到总有一天能让他们彼此的命运轨迹交织在一起,不分不离,直到万物的尽头。
    原来,只是以为。
    他该成全叶修的,他该目送着叶修死去,他该努力地在没有叶修的人类世界中作出幸福的样子。这样叶修就会快乐,是吗?
   周泽楷无法理解,一切事情都那么理所当然的幸福,为什么胸口还是那么疼。
   他想了好久,最终在那本没有名字的书旁,疲惫地睡去了。
    如同十三年前那样,睡着的他比平时更为安静,白皙如雪的皮肤,微微颤动的睫毛,以及淡到快要没有的呼吸。他在睡梦中,想起了叶修那晚说的话 。
    ……
   小周,这个世界,对现在的你,有太多事情还无法接受。
   ……
    我现在可以用谎言遮蔽你的双眼,但等哪天,你看清了,请不要怨恨。
   ……
    因为这是作为过来人的我,能为你做的,唯一的事。
   ……
  
   这天,书中的世界走到了初夏。叶修正掐指算着日子,发现了一件惊喜的事情。然后,他就看到了周泽楷。
   这个男孩在三天未见后,不知道为什么瘦了很多,而且一副明显的没有睡好的样子。叶修疑惑,找不出原因,只好归结为他没有吃好。所以他在打招呼前跑去路摊边,买了一根糖水冰棍。
  他将冰棍递到他嘴边:“吃吗?不比外面差哦。还可以开胃。”
  周泽楷抿嘴,对冰棍置之不理。
  叶修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
  知了在繁茂的树叶中影藏身姿,发出恬燥的叫声。枝桠的影子换了方位,遮住叶修半个手臂。冰棍从顶端融化的糖水,顺着它光滑的身子,最终滴在黄土地上,它被迅速蒸发,剩下白色的零碎残躯。
   有那么一瞬间,时间静止了。
   叶修的手自然地抬起,尴尬地收回。
   “你不吃我吃。”他狠狠地咬了口冰棍,硬生生用牙齿掰下一大块,放在嘴里嚼出“咯嘣咯嘣”的声音。
    “小周你怎么了。”他边走边问,“今天过得开心点嘛,你要什么我都可以送你。”
   周泽楷眼眸一沉,书外是秋末,十一月。这天,是他的生辰。叶修不会直接说“生日快乐”的原因他再清楚不过了,他不由得想起从前,眼前这个人就是这样如此小心翼翼地隐藏着。现在,仍然。
    周泽楷想了想,道:“我要钥匙。”
    “嗯?钥匙?谁家的钥匙?”叶修有些疑惑地回头。
    “书的钥匙。”周泽楷说得很清楚,一字一字地落实到叶修耳中。紧接着,叶修的表情开始僵硬,开始苍白,他停住了步伐。
     来的太早,太快了。
    他转头回望周泽楷,认真地审视身前的十八岁的男孩。这是他十三年来第一次,将周泽楷从头看到了尾。他的目光扫过他的脖子,扫过他的头发,扫过他的眉毛,最终停留在那双眼中。
    深邃如斯,宛若星辰。
    他来得总是那么快,那么猛,那么让他措不及防。
   叶修摇了摇头:“你是暴风雨吗?”他将持在左手的烟管抬起,放在周泽楷头顶,轻轻敲了两下,脸上带着平常的笑意:“钥匙,我不能给你。”
    “它不在你这。”周泽楷抓住额前的手,问得没有余地,“在谁那?”
    “你怎么知道不在我这?变聪明了嘛。”叶修嘴上这么说着,转身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周泽楷皱眉,跟上:“叶修。”口吻带上了急切和无奈,让叶修为之一怔。
    叶修突然间清醒了,自己为什么要逃避?
    钥匙不在他那,他也不会说,这是他布下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也自信它坚固如初。
    那么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在对方向自己讨要钥匙的时候害怕了。你在害怕什么,叶修问自己,或者,你在犹豫什么。
    书的钥匙……改写的权力……死亡的预兆……
    “小周,”他苦涩地笑出声,“成为人类,不喜欢吗?”
    不喜欢,我给你的未来吗?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