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永恒读者 06

    方锐在魏琛说话时,陷入了短暂的空白期。他突然发现,周泽楷并没有问过一句有关“叶修”的话,他只是纯粹地问了上一任守书人的事。可是为什么他们就想到了那么多。他们的记忆随着周泽楷的一句话,从密封的匣子里全部漏出。
     然后,他们现在呢?在做什么?破坏叶修的计划……是吗?他们在露出了点无关紧要的马脚后,就自然而然的全盘托出了?
    这算什么。
    方锐听着魏琛的话语,猛然间看到自己的手在抖。
    是吧,是不甘心,是不情愿,是嫉妒了吧……

    “叶修十七岁的时候,苏沐秋变成了我们以为的永恒读者……”他听到声音从嘴里流出,无法抑制。
    “当时,他们所知道的全部来自于我们,并不多于我们。所以,对于出现在书上的文字只是好奇,却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大肆消耗灵力进行技术研究的缘故,苏沐程和她的哥哥一样,死得很早。她紧随他的哥哥,在叶修二十五岁那年死亡,死在同一本书。”
    “于是,叶修看见了苏沐程的名字。”
    “三十年后,叶修带回来一个男孩,他将那本吞噬了两个挚友的书给他,想借此向他询问他们的消息。”
    “男孩向他说‘和书上写的一模一样啊!但他们好像不认识你。’,不久后,他也将名字留在了纸上。叶修有些明白了,那时,书已经走向另一个轮回。”
    “随后,在同一年,他做了一件千百年来无人敢做的事情,他烧了自己的书。”
    “背叛书籍的下场是接受审判天使的处罚。我不知道他怎么逃过了这一截,这本来绝无可能,审判天使并不是天使,而是自然的定则。他如何逃脱自然?”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又一个三十年后,他走向永恒书库。他违背规则,翻阅了里面所有的书籍,找到了一个个他所熟知的名字。其中有最开始带他走入我们世界的陶轩,有在年轻时和他不打不相识的兄弟韩文清,有曾经喜欢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傻弟弟黄少天……他一本一本地翻阅,一本一本地订下契约,再一本一本地烧毁。”
     “一共六本。他到现在烧了六本书,违背了六次守书人的职责。疯狂,却又无奈。他只是在用他以为有用的方法,帮那些友人获得最后的尊严。‘’ 
    “‘是谁谱写了他?’叶修曾指着书中的人问我们,‘是谁夺走了他命运的主权?是谁夺走了明明只属于他的意识?’他一声声质问,愤怒而急切。我无法回答。”
    “你能理解他的心情吗?我不能,我没有亲历,至今也无法理解得真切。只是偶尔时会设身处地地想象,想象那些曾经熟悉的人,样貌没变,声音没变,连性格都没变,但所作所为却完全像另一个人一样——不停地重复,重复,再重复,怎么阻碍都没用。只能无力地看着他们的命运,从前那个漫长而复杂的命运,一下子变成了单一的一条故事线。这时的他们就好像一个空壳,失去了曾经应有的那些能为他人所动的感情。想到这时,我总会感到有无边的恐惧从心底深处传来:我的未来,竟然是那样的。然后我就会想,我就会后悔,我为什么不在叶修之前死呢,这样死了还有人来收尸。”
   “叶修和早已对生命意义麻木的我们不同,他是在人类 的包围中长大的,他看过人类的代代生死。而他曾在烧毁第一本书前告诉我,他羡慕人类能带着自己的意识入土为安,他期待着人类的死法,他想死得像一个人类一样。”
   “很快,他改名叶秋——这样仿佛是在用他作为人类的弟弟的名字宣誓,宣誓他在职责和意识中选择了后者。而这个选项除他以外,我们无人敢做出。不仅仅因为责任和定则的存在,更是因为看不到出路。”
   “我们劝阻他回心,无用。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做出那些让我们心惊胆战的举动,期待他总有一天会后悔。但我们把他想得太简单了。”
    “六十三年前的冬天,他说他想起了五岁时的第一本书。书里面有个场景,是五颗火红的星星降落在大地。后来,那本书就安静的离开了他。非常安静,安静到仿佛还存在。因为在书本消失的三天后,不,甚至是十年后,他都没有过因为灵力暴走而产生的不适。所以他猜测,自己或许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错失了一次变成普通人的机会——只要书本自己终结自己,守书人就能获得自由。”
   “‘如果书籍在我进入轮回前毁灭,那么就不用被吞噬意识,也就没有轮回后如同傀儡般的我。同时,下一个守书人只要在轮回结束前订下契约,就能在不久的将来获得真正的自由。’他这么假设着,当时眼睛都在放光,然后他就行动了。”
    “他用尽灵力改写了书籍,死亡在生命的第八本书,也是最后一本。后来?后来,老周死了,再后来,你五岁了……”
    方锐眼中露出了茫然。
    “那么多年,我一直觉得。他是个斗士,不,是斗神。彻彻底底的斗神。试问这世间还有谁能将灵力续航到第八本书?试问这世间还有谁能不管不顾为朋友的安息破坏规则?又试问这世间还有谁能逆流而行,找出逃脱自然定则的方法?除他之外还有谁?”
  
   “我们不怕给你看到叶修,因为即便守书人的命运会让你无法接受,但你也已经无需接受了,已经没有必要了,不是吗?”
  “叶修一个人,最终创造了两个人的生还——属于守书人的生还。九十九年的一个轮回结束后,时间会带走他。而你将作为人类死去,享受人类短暂而快乐充实的生活,这是连他也无法完成的夙愿,但他给了你机会。”
      “感谢他吧,你可是撘了他的顺风车,我们羡慕嫉妒恨还来不及呢。”久未发话的魏琛突然站起,用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离开。
     羡慕?嫉妒?恨?
     或许早就没有了。
     在方锐话语落下的那一瞬间,同时落下的还有他们悬着的心。这么多年,掩盖着真相,掩盖着友人付出的一切的那两颗心脏。
    向一个来日方长的年轻人揭露冰冷的真实或许过于残忍。但他们受不了,受不了挚友付出的一切再未被受益者察觉前,就随着他们和他的死亡淡去。他们只是希望有别的人能记住,曾经有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人呐……
    两人挂着清泪的脸上没有喜悦,没有伤痛,只有因为做了自己想做而很久没敢做的事而感到的放松。
    这算是一种自私吗?
    一切,若已成定局,就随他而去好了。
    命运在书中,在心中,在他们的过去中,悄然张开翅膀。
    离开……
    再见……
    就好。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