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永恒读者 05(全是理论,可能会很枯燥的一章)

   烟雾凝重,如同薄纱隔住三人。
   魏琛看着弥漫的白色颗粒,又吐了一口气。于是烟雾散开,他看见周泽楷略显懊恼的神情。
    他的行动从来没有人能够左右,放荡不羁一直是他的准则,就连叶修也没有办法。所以,魏琛清楚,自己想告诉面前人真相的决定不是被迫的。但他也只知道这些,至于主动的原因?
    是替挚友不甘,还是出于嫉妒?
    也许是后者,他嫉妒周泽楷的纯然无知。
    “你一时是想不明白的,连叶修都想了十几年的事情。”魏琛打断周泽楷无意义的思考,“我来说吧,从最简单的事说起。”
    “通常来讲,我们所知的……”魏琛酝酿着心中的说辞,“一个守书人,拿到一本书。如果书在他灵力耗尽前被人销毁了,那么这算是守书人的失职。但他不会受到惩戒,因为这和主动销毁自己的书不同,不属于背叛。”
    “于是,这个守书人会继续活下去,他按照规定,在三天内找到了另一本书,然后继续守护。如此循环,直到他终于有一天死在现实,活在书中——就是我们通常讲的‘死在书中’。”
    “然后呢?”魏琛看着周泽楷,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选择了提问。
    “然后……他将和书一起灭亡,书死的那一天,就是他最终死亡的那一天。”周泽楷回答。
   “对。”魏琛笑了,“这就是我们所以为的。我们的导师从见面的第一天就会跟我们这么说,‘守书人,在成为永恒读者后会和书籍同生共死’。他们第一天和你强调,然而不止于这一次。一个星期后,一个月后,一年后,五年后……他们会根据你可爱的记忆周期不停地重复这一观点。这对于他们像个游戏规则,为了使你牢记,并对之深信不疑。”
    “但是,这只是个笑话。善意的谎言?不,是恶意的玩笑。”
    “在守书人漫长的历史中,有复杂多样的技术,有书中多姿多彩的世界,再加上守书人本就漫长的生命。这些准确无误地掩盖了守书人的双眼,使他们对制度规则的不合常理毫无察觉。”
   “我试问你,到现在,守书人的图书库中有少过一本书吗?”
   “我再问你,为什么守书人不能像人类一样在大教室上课,而非要耗尽人才,找一对一的导师讲解?”
   “为什么书籍成为了守书人的隐私,而不能互相借阅观看?”
   “为什么你们被要求只能背诵理论而不能实践练习?”
   “为什么你从来找不到一份完整的,同伴的名单?”
   “这些问题,你想过吗?”
   “你不明白。你没有想过,也没有问过。我们那时也和你一样。毫无知觉。”
   “一切源于第一个问题。……太简单了吧!如果书籍终将毁灭,那么守书人的意义又何在?你说你会随着书籍毁灭,其实不然,在你之后另一个守书人出现了,这第二个守书人死了,第三个又来了。他们让书籍得以永垂不朽至今。而你呢?你还活着?”
   “你想想自己的书,除了叶修,你见到过其他守书人吗?几乎所有的书籍都从守书人诞降的那一刻前就存在,那本书也不外乎于此。它经历了几代守书人?几十代不止。于你呢?你只看到了叶修。”
    “其他的守书人在哪?”
    “没有人想过。因为他们不会遇到你这样的情况。他们就连上一任的守书人都见不到。”
    “你知道,对于守书人,书籍有一个冷却期,九十九年。一本书的一个轮回。轮回淡去前,书籍会被守书人冻结在永恒书库。你不能翻开,是因为翻开就会看到前一任,看到前一任你就会思考继承,思考继承你就会想到再前任,再再前任,直到第一任。然后你想到了自己。”
    “就像我刚刚问的那样,你会想到,那些守书人去哪了。”
   “想知道吗?”
   “九十九年,守书人在书中活到轮回的终点。他变成了书中的人。你认不出他,他认不出你。”
    “我们一直不曾知道。我们被先代守书人制定的规则完美地保护起来,与真相隔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对了,守书人的意识只属于书籍。你真的理解它的意思?它指的不是使命。”
   “当你脱离书籍,灵力将无法控制,灵力吞噬你的意识,让你变成可怕的怪物,被关进审判者的监牢。所以有了三天内的限制。”
    “而当你死在了书中?书籍不再吞噬你的灵力。它也不会抹杀你的存在,你的存在将变成新的文字,出现在古老的纸张上,然后,它慢慢悄悄,带走了你的意识。你将,行如傀儡。”
   “守书人的意识,才是书籍真真想要的粮食。守书人的意识,脱离书籍,将不被万物认可。”
    “多可怕啊!要说我活到现在最后悔事情,就是当年死缠烂打地让叶修告诉我们真相。”
    “你想问他怎么知道?”
    “他是意外。出生在人类的家庭,一家四口,他是唯一的守书人。而他热爱书籍不亚于任何一个守书人,为了书籍他愿意离家出走,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导师。”
    “他本来可以幸福地无知地死去,像任何一个守书人一样,带着骄傲死去。但是,他的导师游离于制度外,而他也一样。”
    “他们不懂规则,白手起家,无师自通。失去规则保护的他,最终看到了真相。”
    “最开始,是导师死了。”
    “叶修翻开导师的书。”
    “随后,他在书上看到了导师的名字。”
    “他亲口对我们说,他说他看到了一句话,这句话里有六个字——神父叫苏沐秋。”
    声音戛然而止。魏琛想到了后来的事,他痛苦地闭上眼。方锐于是接下话来。
    “这就是守书人死亡的真相。”他说,“守书人曾经永远无法摆脱的结局——带着空虚的,没有意识的灵魂死去。”
    “而后,我要讲的,是叶修的事。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你能看到叶修,为什么我们无视了规则,让你看到了他。”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