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周叶 永恒读者 03

  十三年了,为什么不忘了我。
    ……
   周泽楷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目光所及处是木制的房梁以及褐色的天花板,床边有女人的梳妆柜,柜上一面铜镜,镜子中映着自己。这是谁的房间?他使劲回想,想到了那把红色的伞,想到了一个戴着银白面具的男人……自己是被他带走了——在昏迷之后。
   自己该谢谢他。
   周泽楷坐起身,随后向雕花的窗户走去。他推开窗子,看到一片碧绿的湖,很像琥珀湖的湖。那是他记忆中最美的地方,他一直想回去的地方。结果,是谁悄悄向他说,它不曾存在。
   一股浓重的烟味随着门被推开扑鼻而来,男人将红伞往墙上随意搁置,银色的面具还未摘下,他先灭了烟管中的火星。
   “怎么样,”男人开口了,“在书里睡觉的感觉。”
   周泽楷刚刚到嘴边的“谢谢”就这样被强硬地打断。他说不出话,脸上的震惊就连傻子都看得出。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在每个想念他的夜晚,这个声音在他梦中回荡。即便随着时间褪色,再次听到时,他还是能识别……
   这是叶修的声音啊!和十三年前一模一样的,是叶修的声音。
   “嗯?”男人轻笑,“睡傻了?”
   “叶修。”
   “……”
   周泽楷眼中有怀疑,有茫然,有隐忍。他伸手抚上男人银白的面具。
   “叶修。”
    手开始颤抖,颤抖地,小心翼翼地揭开面具。
    “叶修。”
    嘴中突出的两个字像是召唤的魔咒,忐忑不安的思绪,十三年的信仰。面具在魔咒中从手里跌落。他终于看到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和那个一如既往的笑容。
   “叶修!”
   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孩子般地放声大哭。温热的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如同来临的暴雨,顺着脸颊落下,打湿脚下的地板。
   叶修沉默地看着周泽楷,最终放弃了内心的挣扎。他上前一步,抱紧了眼前颤抖的身子。
   就这样吧,他想。
   满足自己一时的欲望,然后抱着最痛苦的心情走向未来。
   这个拥抱,真的像毒药一样。
   “你怎就哭了呢。”叶修拍抚着周泽楷的后背,低声细语,“怎么能这么随便,害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梗塞的他说不出完整的话,双手紧攥着叶修身上的布衫,“喜欢。”
   “哈?”
  “我喜欢你。好想你。不想失去你。不想离开你。”
  “嗯……我也。”
   你怎么能喜欢我。
  “叶修。”
  “嗯?”
   你不能喜欢我。
  “我爱你。”
   “笨蛋,多大的年纪就知道爱啦?”
   只有我能爱你。
   ……
   那么多大才能说“爱”?我还要几年才能大大方方,真真切切地“爱你”?周泽楷本来想问,但是他感到脖子上有冰凉的液体。
   叶修哭了……
   “叶修。我在那里找不到你。”
   “琥珀湖存在吗?”
   “你,存在吗?”
   “会不会,我下次再来,就又找不到你了。”
    叶修沉默良久后,推开周泽楷。他摇摇头。“我是已死之人,我死在书里。”
   “所以?”
   “所以?”叶修瞪大眼反问。
   周泽楷怔住。他想起导师的话。
   “……那些守书人因为耗尽灵力而被封印于书籍中,拥有穿越页数的能力和不死之身,但无法被书籍记录,也无法改变故事的情节,他们被称为……”
   “永恒读者。”叶修是永恒读者。
  “不错。”叶修笑着揉乱周泽楷的头发,“看来十三年没有白学。那么再让我考考你。”
   “嗯。”
   “今天天气很好啊,天高云淡,还有淡淡的清风,但是我觉得浑身粘稠稠的很难过,你说该怎么办。”
   周泽楷微微思考后,立马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将双手撑地,飞快地默念起咒文。
    一阵不同寻常的大风在三秒后降临大地,它穿过原野,穿过街道,穿过每家每户的房门……它无视一切障碍,吹在每个人身上。空气变了,变得不再湿润粘稠,变得清爽起来。这是风之谷所有人的感觉。
  年老的祭祀微微睁开睿智的双眼:“风来了,风之谷的守护者回来了。”侍童望向风来的方向,充满着对天神的憧憬。
   叶修张开双臂,享受着。他是第一次感受除自己以外的人的灵力,觉得新鲜无比。周泽楷的灵力不同于自己,是那种干净却不藏锋芒的感觉,迟缓,温柔。
   “做得很好。”叶修不吝啬褒奖。
   “但不如前辈。”周泽楷微微一笑。他刚刚做的其实是守书人最基本的技术——去潮,这样的事靠的从来不是技术,而是熟练,自己是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一个为守书而死的人吧。
   “前辈?”叶修歪了歪脑袋,“这个称呼不错啊!让前辈我很有成就感啊!你以后就这么叫吧。”
   “好的,前辈。”只要是叶修的要求,他什么都能做。
   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笑容,斜过眼眸。这孩子果然还是太年轻,这么容易就被转移了话题,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担忧。
   什么都不知道,比最开始就知道一切,会好一点吗?
   叶修不懂,在这里他也没有经验。
   硬要说,他属于前者,因为那时候没有条件能让他提早知道一切。他一步一步中规中矩地探索过来,于是真相就在最自然的时候揭示,但这对他来说还不算是一切的结束,他还有拼搏的机会。
    可是对周泽楷呢?他不会有,没有!绝望会让他多痛苦,叶修不敢想。但如果不这样,他就只能陪着他一起倒计时,看结局一点点靠近,连最后仅剩的快乐都无法享受。而这又会有多痛苦?
    叶修不明白。
    或许是他怕什么会脱离自己预计的轨道,叶修坚决地替周泽楷选择了前者。
    他要隐瞒,隐瞒到死,隐瞒到自己生命的终点。
    可是,他想隐瞒就一定能?守书人不止他一个,在外面,周泽楷身边还有一堆。叶修不敢保证,也没有想过那些守书人不会让他知道——即便这已成禁忌。
   这一点叶修在很早以前就考虑进去了,他也提前做好了准备。只是他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来的那么快。
   快得错手不及,快到第三次照面……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