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永恒读者 周叶

随便写着玩玩,中长篇,百分之八十不是坑
结局不是特别happy,但的确是某种意义上的happy end
先一口气写这么多
太长不好
有错别字不要建议,我懒得检查
任务如果崩坏也请原谅,本人原著还没看完呢

    听说过永恒读者吗,那些曾经颠沛流离在时间长河中,手执一本陈旧的古书,用灵魂守护故事的读者。
    如今的我正在风之谷的平行时空深处行走,找到了他们的故事,对,是只属于他们的故事。
    我也是读者,岁月读者。
    让我用岁月,向你倾诉 。

第一章   
      男孩五岁时就从父亲手中继承了这本书。这本书没有名字,似乎是作者故意没有写,陈旧的黑色牛皮上,只有印着的烫金魔法图案。一把精致迷你的银锁将书捆上,以至于他无法用正常的方法阅读。
      “泽楷,这是你的职责。”
      从父亲口中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男孩就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他要守护的书。
       他是守书人,即便还年幼,未曾经历风霜,但他坚信自己能担当起守书的职责,而父亲也一定是这么想的。
       捧着怀中的书,男孩心中泛起淡淡的自豪与喜悦,他暗暗对自己发誓:一定,一定,一定,要守护好这书中的一切。
      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他将门反锁,坐到床上。男孩尝试着用父亲教的方法,将额头抵在书的封面,开始集中感应。
       半晌,温暖清澈的灵波在书页中流淌而出,渐渐覆盖了男孩的全身,他因此侧身熟睡过去。
        年方五岁的男孩,第一次来到了书中的世界。
       ……
       三十二页,第二章:神的平安夜。
       在风之谷……事先得说明,这是个国度,而不是风景地名……在风之谷的中心,是该国的神圣平原。
       出没于蔚蓝空中的太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在这里停留。问停留的时长?一微秒,或是两微妙?这是个很难计算的无理数,事关于该地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历史事件,特殊的灵波密度。总之,一切异于常理的常理,让太阳在这里忘记了行走——又或者是星球忘记了公转与自转?这些事,又有谁知道呢?大概只有创造这个世界的匿名人吧。
         每年平安夜的清晨九点,当太阳再次走神在圣原时,坐落于平原百草之中的大教堂便接受这一年一度的洗礼。教堂顶端的时之塔塔尖是镀银的铁针,长长的,在太阳炙热的目光下向正下方射出七彩的光线,光线恰巧打在喷泉广场的中心,散开成星河。
         这时,教堂的神父便会在净身后登上时之塔,选读陈旧的圣词,百姓们站在“星河”上方跟着读。
        神父一句,他们一句。神父温柔平稳的声线宛如上天的恩赐,而百姓的回应永远充斥着热情,仿佛在感激此时此刻的给予。因此,简单,甚至有些幼稚好笑的事情,在他们的真挚变得感人至极。
        年幼的孩子懂的还不算多,他听不懂圣词的意义,只是在氛围感染下一字一句地念着,稚嫩的声音有些僵硬,由而在人群中显得特别。
        神父耳朵向来很尖,立马发现了他。他金黄的眼眸直直望去,弯弯眼角,笑了,嘴上的词开始慢慢放缓。
        他是个温柔的人,男孩想。
        仪式在正午星河消失的时刻结束,神父走向百姓,解答着他们心中的烦恼疑惑。男孩排在队伍的末端,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神父跟前。
         神父同初始时一笑:“孩子,你有什么疑惑吗?”
         男孩一愣,发现找不出来。于是,摇头……点头。“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沐秋,你呢?”
        “周泽楷。”他说着,低下头。
        “来我家坐坐吧。”苏沐秋看到男孩有些无措尴尬的表情,自然地发出了邀请。他牵起男孩的手。
        这天,圣原的风很暖,很柔。
       周泽楷在恍惚间已经穿过麦田,到达了神父的家——一个朴素,甚至有些简陋的小草房。草房内的摆设同它的外表一般,简单,但五脏俱全。
        这时,一阵巨响在男孩右方的隔间里传来。属于年轻男人的声音在这暴动之后响起:“沐秋啊!这个火炉我也无能为力了!”说着,他走向苏沐秋,在看到周泽楷后微微停顿。而苏沐秋也同样愣了,不过原因不同,他毫不犹豫地捂着肚子笑起来。
       “你快去,去洗洗。”苏沐秋推着叶修,“别把小孩子吓坏了,这灰头土脸的样子真受不了。”
      叶修扫了眼周泽楷:“你以为我为了谁。”
      周泽楷并没有被吓到。但是男人因为煤炭而一块白一块黑的脸,让他就像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小怪物,这点,让他也想笑。
      苏沐秋抱歉地说:“不要管他,我给你倒茶。”说完他走向叶修出来的地方。
      周泽楷坐在木凳上,摇摆着浮在空中的双腿,侧头望向门外的世界。那里有大片大片的麦田,及腰高,金灿灿的,在微风中一起摇摆出漂亮的波浪。
      “好看吗?”洗好脸的叶修问道。
      周泽楷点头。
      右方再次传来一阵惊人的巨响,叶修“啧”了一声摇头:“哥待会带你去玩啊。”他摆手再次走进厨房,显然是去帮忙了。
      “你怎么搞的。”
     厨房里传来两人的对话。
      “不清楚。”
      “啧啧啧,叫你别用这个牌子,下次喊包子找人来换。”
     “总麻烦别人不太好。”
     金色长发的青年似乎听到了召唤,挂着灿烂自信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神父敞开的家门。周泽楷有些警惕地盯着他。
      青年一愣,没有来得及理会,腿就朝着厨房行进:“老大!我来了!”说完他张开双臂,一点也不嫌脏地往叶修身上蹭去。
     “看!”叶修无奈地指着包荣兴,“包子随叫随到,不嫌麻烦的对不对。”
     苏沐秋苦笑。
    “包子,派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包子一脸甜蜜美好,没有什么比帮老大做事更让他高兴的了。
    于是叶修面不改色地下达了任务,还不忘吩咐自己的好友跟随包柔兴一起前去。目送着两人在麦海中渐行渐远的身影,他挥舞着手臂喊道:“沐秋!选一个贵一点的牌子啊!”
     苏沐秋汗颜,他的朋友只要不是自己出钱,总是很大方。
     叶修心情愉悦,用手背擦拭脸颊流下的汗,回头总算发现了周泽楷的存在。
     “去玩吧!”他说。
     “……脸。”
     周泽楷的意思是,叶修的脸又脏了。
     叶修眨了眨眼,明白后迅速地跑向洗漱间。周泽楷看到,他的脸上,在煤炭的掩盖后,有蜜色的淡红转瞬即逝。
      他笑了,属于男孩的笑容,带着点调皮的意味。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大方地笑出来,即便是在无人之地。

       叶修站在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张太久未变过的年轻面孔。他的眼中闪过复杂沧桑的情绪。
       那个男孩,来得太早了。
       伏笔在今天。
       不能让他看到。
       要逃离。
       带他到别的地方去。
       念头飞快走过。他用沾满水的手拍拍双颊,拍掉心中的杂念和脸上停滞的痛苦,换上了一贯懒散不羁的表情。
       他走到周泽楷身边。
       “走吧,我带你去看这个世界最美的地方。”
      “好。”
         那天,他们绕过麦田,跨越过参差不齐的山峦,来到了僻静无人的琥珀海。紫红色的晚霞为湖泊披上了神秘的面纱,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他们的小船静静摇摆。
       “这里是风之谷的人最向往的地方,传说是由光明神的妻子在离别时掉落的眼泪化成,所以象征着光明下的爱情的无可奈何,悲伤但是美丽。”叶修随意摇摆船桨,看向渐渐西沉的太阳,“他们都找不到,只有我发现了哟!怎么样,漂亮吧。”
      “只有你知道吗?”
      “是啊。”叶修的笑容泛上苦意,被光线挡住,周泽楷没有看到。
      “像秘密基地一样。”
      “哈。”叶修心下一怔,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乱了周泽楷深紫的碎发,“如果……我也想。那么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也不告诉别人,好吗?它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叶修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时太违心。
      “好啊!”周泽楷丝毫没有察觉,他开心地牵住叶修的大手,抬头,用年少纯真的大眼睛凝视叶修。
       那双眼睛在之后的每一次照面,周泽楷的眼中都会出现,他高兴时也会。它可能是唯一的,不会被时间消磨的东西了。就如同一副插画,被定格在这个夜晚,然后不停地重现。
       周泽楷的眼睛本就漂亮,是孤高深邃的深紫夹杂着淡淡一抹海的深蓝,在它们闪闪发亮时,真的宛若黑夜里璀璨的星河,能将寂寞,将快乐,将痛苦,将他的一切全都包容。
       叶修一时间鼻尖有些发酸。他知道男孩还什么都不懂,但他想挽留那双眼,想尽自己权力保护那双眼,想让那双眼在冗长的时间长河中不被冲没。
       而叶修在这件事上也终于一无所知了一回。他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未曾明白,男孩的快乐不是因为纯真,只是简简单单的,因为有他的存在。
        叶修痛苦地继续着倒计时间,还有一刻钟。
        “嘿,”他依旧是无所事事的样子,“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周泽楷。”
        “我叫叶修。”
        “嗯。叶修。”周泽楷认真地念了两三遍。叶修看他的样子很想笑,但不讨厌。
         “我叫你小周好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喜欢叶修叫他小周时的声音。
         “叶修。”周泽楷说,“告诉你一个秘密。”
         “是什么?”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叶修这下真的愣住了。他脸上透着讶异,讶异因为周泽楷以为的另一种原因。他怎么能这样就对自己说出口了,这有多危险他不明白吗?好吧,他不明白。
          “你怕吗?”周泽楷自己倒是有些怕了。
          叶修摇头。“那你还能回去?”
          “我马上就要回去,爸爸还在等我。我……下次还来
找你好吗?”
          他低下身:“小周,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你答应我,我们就再见。”
          “我一定。”
          “你听我说。既然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你原来的世界一定会教你在异世界游历的方法不是吗?你把它学会了,等你长大成熟,能自己承受一些事情了,再来这里找我。这个世界对现在的你来说还太危险。”叶修正了正蹲着的身子,“答应我。”
          周泽楷眼眸微垂,浓密的睫毛让叶修看不出他的神色。他沉默了好久,低声说:“好。”如果这样就能再见,他愿意等。
         叶修松了一口气。周泽楷下次再来找他的时候,问题就会被发现,他怕年幼的他会受不了。
         “答应我,千万,千万,别太快回来。”
         “好。”男孩声音带的鼻音在寂静的空间清晰无比。叶修不敢正视,捂住了脸,再抬头时眼前已空无一人。是生气回去了吧……也好,就这样随着时间淡忘他,发现时就不会太痛苦。
          下次再见,不见为好。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