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雷金]暂时失明 短篇

架空,大概是一国军校  短  完结
一个留学生和一个贵族子弟的故事
狗血依旧  莫名其妙的展开请自动忽略
脑子里有坑系列

以上  深夜放文 祭奠我逝去的语文

>ε<>ε<>ε<>ε<>ε<>ε<>ε<>ε<>ε<>ε<>ε<>ε<>ε<>ε<


是暂时失明,雷狮。真令人困扰呢,我还想看你一眼。

01
我雷狮从来没有这么嫉妒过一个人,嫉妒到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杀了,但是我做不到,嫉妒他这件事本身就很荒谬。

他和金认识纯属巧合。

金有旧疾,眼睛会间歇性失明,但病发频率不高,为了读书就隐瞒了这件事。如果那天金没有在失明时莽撞地迈步,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秘密。可事情就是有那么巧。

金直接撞上了楼道上迎面走来的他。

男孩对他的吸引力究竟有多大,我比谁都清楚,但他本人一无所知。或许感知到了一点点又被遗忘了,那绑定终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一见钟情,从看到男孩因寒冷冻得微红的脸时,就已经在他心头埋下了种子。

可是啊,金。他是个骗子,欺骗自己,欺骗了你。

02
时至深冬,北方的狂风夹带着针叶林的幽寂,席卷过空旷的大理石广场。黄昏孤独的灯光下,男孩站在校园的铁门外等他,金发被寒流凌乱,脸上却是比阳光更加耀眼的笑容。

“我和你有一样的课,今天上午十点的那一节,我看到你了!”男孩递出手中的礼物,“这是昨天你送我回去的谢礼,还有就是……我们做朋友吧。”

他忍俊不禁笑了。

男孩的脸微微发红,一双直率的大眼睛望着他,里面闪烁的光芒像是从浅谈边的贝壳上反射出来的,有淡淡的海风味,温暖干净。像他那样的贵族,前来巴结的人不少,方式也各有不同,却从来没有见到过男孩这般,生硬却诚恳的。

“做朋友?可以啊,但是你要付出代价。比如说……”

“比如说?”

“嗯……请我吃烤串吧,每天。”

男孩愣了愣,却是摇头认真地说:“不许天天,身体会吃坏的。一个星期怎么样,我会把钱省下来的。”

“噗嗤……我说,用钱请来的朋友还能算朋友吗?”

他上前揉了揉男孩的脑袋,贴在男孩耳旁,暗哑的嗓音在风停时闯进男孩的心扉。

“跟着我好吗,直至生命终止。”

死寂的眼眸在男孩看不到的地方,没有星星的眷顾,也照不到月光的温柔。[找上门来的棋子,我将操控直至它粉身碎骨。]他这么想着,仅仅是一句话,却俘获了男孩的心。

“好。”迷惘的大眼睛恢复清明,他郑重地应道。

随着这声承诺,大胆、忠诚、明朗的,我在世间最珍爱的宝物……

被夺走。

金啊,金。不要相信他,他将毁了你。



03
“相信我,”他趁着考核官转身,对男孩低声说,“向上抬一点,一点五,对,就这样。”

“我会的。”男孩露出从容的笑容,即便在他的眼中,前方只是一片空白。他扣动了扳机。

这只是一次平常的伏击测试,但如果没有他的提示,暂时失明可能会毁了男孩整个学业生涯。

“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我不会让仍何人知道。”他说,牵着男孩的手,走出试场。

“我拿了九点八分,”男孩咧嘴,“比你厉害呢!”

他轻笑了一声,冷然的眼眸望向天空,出口的话却有着宠溺的意味。“你永远是最棒的。”

男孩抓着他的手突然用力收紧,停住不动,脸上的笑容也罕见地消失了。“下次,如果下次,你还会帮我吗?”

“我们是朋友,为什么不?”他转身,很久没有安静地凝视过对方,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丝动容。“我会牵着你,在你不知道去向的时候,我会牵着你,像现在这样。”

晶莹的水珠子在眼眶里打着转,恢复光彩的蓝眼睛印着他的模样,男孩哭着笑了起来。他情难自抑地冲上前,抱住自己愈发信任依赖的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最好!最喜欢你啦!”

如果紫色有了温度,是会灼烧成痛苦的鲜红。他追求自由,他追求利益,他追求荣耀,但是,金,他的真心会扰乱他的步伐,所以……

04
[现在两国的关系愈发微妙了,时局紧迫,你准备好回国了吗?]

[还没有,因为……我先参加他的婚礼。]

男孩追随着他的步伐走过了四年,他身边的朋友有很多,但男孩却只有他一个人。这其中有男孩来自它国的原因,但多半是他在背后做了手脚。

男孩不知道这件事,当脱落得英俊帅气、能够独当一面时,他依旧深深信赖眷念着那个引领自己的人。男孩以为他会一直带自己走下去,直到那份沉甸甸的请柬搭在了手心。

他要结婚了,女方是首都政要的女儿。同个国家,相近的身份等级,随之而来的超高利益。男孩对比穷困的、来自他国的自己,无话可说。

“我们是好朋友嘛。”男孩喃喃地自言自语。

梦幻似的灯光下,他和她手腕交接,高脚杯中的红酒以其高贵优雅的姿态被送入口中。

主持人长串的祝福从开场到现在,缭绕在耳旁,像是火车碾压过铁轨发出的刺耳杂音,而那声突如其来的“终成眷属”,便是令人心惊的笛鸣。

男孩给自己灌了一口白酒,浓烈的情感晕开在喉头,对上了新郎的目光,于是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紧跟着对方也笑了,只不过笑得更满足,更快乐。

啊啊,金!他尽然不知道你的眼泪,在旋转的彩灯下,是五颜六色的珍珠呢。那珍珠圆润光滑,调皮地从你脸上落下来,穿透我不可靠的手,而后砸在了裤腿上。

谁都可以,谁都好,能拾回你的笑容,你的快乐。

孩子嘻嘻闹闹地涌上新娘路过的红地毯,拾起白色玫瑰的花瓣,捧在手心送到了你的面前。

笑吧,金,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能这么做的是自己。可是你没有,孩子失落地离开了,留下满地零落的白。你碧蓝的眸子失去了光泽,抬头却看到了我。

我?在短暂的失明里,你能看到我吗?好,我带你走,金。你听不到我的声音,但只要看得到我,在这空白的世界,我愿意带你去任何地方。

穿过人海,跌跌撞撞,像是初识时那般笨拙,你却跟上了我的步伐。到了无人的走道,你对着我哭出了声。

金,别哭了,用你泛红的眼看着我。我在说着呢,那时没能说出口的话,一遍遍说给你听。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

05
男孩前脚踏进了国门,后脚就迎来了两国的宣战。友好关系破裂,战争蔓延,可预见的……他们在战场上相遇。

“我宁可随随便便地死在哪个角落,为什么是你!”男孩挡在战友身前,胸口抵着子弹即将出膛的枪口,苦笑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一定有比战争更好的方法。”

“别傻了,金。上面是国家,你能改变什么。”他将枪支开,“你走,我不杀你。”

男孩摇头:“朋友是不能背叛的,我不能抛下他。”

“朋友?呵,你当过家家吗?这里是战场!”

“朋友就是朋友,在哪里,什么时候,都一样……不是吗?我和你还是朋友吧。”

[烦死了。朋友朋友的。我受够了。]

障碍必须得死。他看着男孩在枪林弹雨中吃力地前行的背影,枪口对准了架在男孩背上意识昏迷的人。扣下了扳机。两声枪响。

他不懂,为什么男孩的胸口也开出了灿烂的玫瑰。

他不懂,恐慌遍布于无情的眸子,内心深处觉醒了某物。

他不懂,像是被谁抛弃了一般,逆着风向男孩跑去。

“为什么不躲开!丢下那个废物,你能躲开的不是吗?”他吼道,声嘶力竭。

男孩苍白的脸露出笑意。冰凉的手掌抚上他的脸庞。

“是暂时失明,雷狮。真令人……困扰呢,我还想……看你一眼。”

“不过……只是暂时的。你说……对吧。”

我知道这句话金是对我说的。这只是暂时的失明,对我来说,因为我马上就要醒了。

男孩的体温,消散了。

瞎子啊,你看清了吗?我看清了。

06
黑暗吞噬了一切,虚无中光明又吞噬了黑暗。我睁开眼,左肩因为枪伤灼痛,这证明我回到了这个世界,没有了他的世界。

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在空白世界中无惧地向前奔去的金,原来竟是为了追上我吗?

原来从一开始,你就追随了我。

可是我啊,金,我是个骗子,欺骗自己,欺骗了你。到最后,我还是没能牵住你的手,拉住你走向光明。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