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没有 名字[雷金]

写长篇写着写着突然想到了,没什么意义的一小段
考试了考试了!A!要死了!

————————————————————————

由于格瑞凯莉和紫堂幻不在,陷入经济危机的金在寻找任务途中遇到了雷狮,对方在路摊上吃烤串。

金和雷狮不太熟,但好歹同生共死过(一天),他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想就这么“路过”。对方却挥了挥手,叫他过去。

金在雷狮对面坐下,以为是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说。哪知道雷狮只是吃着烤串,半句话都没丢给他。

金:“什么事啊,我还要找任务。”

雷狮:“哟嚯,那正好,一起。”

意思就是要自己等他一起走咯。

金暗地里疑惑,我们关系有好到这种程度吗?所以我和他算是朋友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走掉好像不太对劲。

于是,他瞅着桌上满满一盘的烤串等了三分钟有余,突然觉得有些……

有些东西真的眼不见为净,金把视线强行向上移,告诉自己要忍住!刚刚吃完一天份的干面包,他应该不会这么快就饿的!

雷狮看了眼金,有意无意将烧烤盘向前推了推。

金一怔,以为是要给自己吃,有些犹豫——如果今天把胃口给撑大,明天的口粮就不够饱了。

雷狮吃到中途,问摊贩又添了一份。刚烤好的肉串送上来时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摆在两人正中间。

雷狮没有动,给自己灌了口啤酒,手放在木桌上轮流敲打,像是在等待。

是让我先吃的意思吗?

金纠结,对方的视线太具压迫感,让他没法静下心来思考利弊。如果……就一根的话,没有关系的吧。嗯,一定。

金伸出的手有些颤抖,居然幻听出自己钱包惊恐的嚎叫——“没钱了!没钱了!养不活了!明天要饿死了!”

心脏扑通扑通跳着,捏着木棒,举起。烤肉晃悠悠送到嘴边的那一刹那,雷狮突然凑了过来。

“小鬼,胆子变大了嘛。”

因为惊吓而失去力道的手被紧紧抓住,雷狮倾身,咬住了最里端的肉块,侧头干脆利落地撕咬开。油亮的肉汁溢出,更加浓郁的酱香扑鼻而来。

幽幽紫眸闪烁着狡猾的光彩,离天空蓝只有一尺之隔。

雷狮松开手,欣赏着男孩未从震惊中回神的脸。

“全给你了,小鬼。但是……”

唇角上扬,雷狮舒服地仰在了椅背上。

“第一口,永远是老子的。”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