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雷金】夏与雨与学长的崩坏 07

国庆也很懒  但是有礼包的(蓄力中)

关于28划水非常抱歉 

剧情倒数两章回归正轨

===============================

28

strongerlion觉得自己受到了针对。

刚进店门时一个小屁孩就跑过来,和自己的女神月月含情脉脉,看都不看他一眼。说你觊觎别人伴儿也没点基本的礼貌,合着当他是摆设呢。

“看什么看!小子没断奶就张胆了是吧。”他吼。

那屁孩子一脸无辜地挠头,居然反过来教训他说店内不能大吼大叫,会影响别的客人。

他一听就来气,自己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臭小孩,他就不是个男人。所以他气势汹汹向前迈了一步,然后重心不稳,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在失重的那一秒不到的时间里,他本来想抓住就近的某人以求平衡,哪知道对方闪得那么快,手掌一挥,人没够到,倒是打翻了桌子上的蛋糕。

下巴磕到地板上,先是一凉,随后火辣辣的酸痛感传来。他还没能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身后有个男的笑了。

“好了啦,darling,你想逗我开心吗?真有趣。”月月扶着他站起来,似乎完美误会了什么。他于是顺水推舟,把尴尬的事都忘到了脑后。

然而,一切还没有结束。

买单时,他和收银员说要“巧克力双子蛋糕”,对方疑惑不解地望着他,让他重复。于是他重复了三遍。

“双子型蛋糕有三种口味。”收银员道。

这人是在怀疑他智商吧。“告诉你老子就要巧克力的!”烦躁地踹了门板一脚。

收银员低头,一看就是怂了。“……好。”于是开发票,戴上白花花的手套,把黑不溜秋的等候牌递给他,脸上标明了“嫌弃”两个字。

他晦气地“呸”了一声。不就妹子漂亮一点吗?真是嫉妒使人丑陋。这还正想着呢,一回头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自家月月身旁站了一个深紫色头发的男人。这回倒不是含情脉脉了,人家是直接弯着腰耳鬓厮磨起来。那男的还有模有样的呢,见他来了冷冷地望一眼,回到自己的位置前也不忘挑衅一下。

哟哟!还真当他是病猫怎么地,一个两个都拥着给自己带绿帽子啊!很好!哥就接了这茬!怕你们不成!


29

话说strongerlion把熔岩蛋糕打翻在地后,金十分愧疚,表示要为蛋糕的主人再买一个,结果被对方拒绝了。

“店里有送我活动蛋糕,赔偿的事情,我会找他本人商量。"卡米尔说,并没有袒护谁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不喜欢strongerlion的动机。方才要不是他躲闪的快,说不定也要被带下去了。

另一边,strongerlion似乎和莱娜发生了冲突,长长的队伍停歇不前。金呆呆地望了一会儿,灵光一闪,提议道:“要不我把我的给你吧。”

卡米尔闻言诧异,忍不住多看了男孩两眼。

金仔细想想也觉得不太合理,但话都说出口了有什么办法,硬着头皮解释:“去柜台领蛋糕不是要等很久吗?我的还没动过,先给你,你就不用排队了……好吧,可能这不是你喜欢的口味。”

“……布朗尼玫瑰。是新品。”卡米尔看着隔桌上的蛋糕。

“啊……是的。”

卡米尔本来就是冲着新品才点了熔岩玫瑰,和金“换”蛋糕似乎也不太亏,就点头答应。

“我要把号给你吗?”他问。

金一听事成,高兴还来不及,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和店长说就行了。”

隔了一会又想起一件事。

”有个小小的请求。“他双手合十,眼巴巴地望向卡米尔,“里面的字条算我的好不好。”

”你是说……对奖的那个?“卡米尔刚刚在黛博拉官网上看到这个活动,记忆清晰。

”嗯……感觉选择以后就和自己绑定在一起了……这样,等我拿到票据就叫你来挑蛋糕,然后那个蛋糕我吃,里面的字条归你?“

”……“

”……“

卡米尔从短暂的震惊中找回自我,很快理顺了金的逻辑链。

”按照你的喜好选吧,”他的脸上难得有了笑意,“如果真的是缘分,就算不去选择,也会自己出现的。”




30

和二哥打了一架。对方先出手,他没反应过来,嘴角青了一块。理由?还不就是上不上大学那点破事,混乱中二哥把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撕了。郁闷。

雷狮当然知道自己迟到了,有些事情习惯成自然。走进蛋糕店看到表弟后,他也没着急去打招呼,而是四下望了一圈。

他停在诡异的黄色警告牌旁,视线从“小心地滑”的黑色大号字体向下,立牌旁躺着一支黑色的水笔。他捡起来转了一圈,笔身印着白色的卡通骷髅,有点眼熟。

等想起来后,雷狮立马就有了把笔扔掉的欲望。有时候,运气差到一定程度也未必会有好事发生——瞧瞧他遇到了谁?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是二哥的“好朋友”。二哥遇到什么事,第一个不找大哥也不找他,只知道和这个危险的情报分子打电话。

手机开始震动,陌生来电。

雷狮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你想干什么,鬼天盟的鬼狐天冲。】

【处理点家务事而已,雷狮大人。能劳烦您把水笔还给我妹妹吗?就是坐在靠窗第三座的那位。你知道,这是我们兄妹情深地标志。不过如果大人想要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同款的。】

【呵。录音笔?我看不必。敢拿对我哥那套应付我,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鬼狐大人您说笑了,我哪敢啊。只是我这里实在有些不方便而已。您要是能帮我这个小忙,来日我定当涌泉相报。】

【比如说?】

【嗯……比如说帮您更快更便捷地补办一份录取通知书?】

雷狮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

虽说受制于人的感觉非常不爽,权衡利弊,这当是个不错的交易——他所有的证件全被锁在了二哥的保险柜里,抢回来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与经历。鬼狐既然愿意当这个说客,就让他当吧。

雷狮拿着笔走向凯莉。黑发的女孩笑容“纯良”无比,没有伸手接录音笔,而是指了指自己的放在里侧的粉色单肩包。

她说:“凑过来,当见面礼了,告诉你一个秘密。”

雷狮知道小姑娘别有所图,但风险应当在可控范围内。

”好啊。“他笑道,弯下身子用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将笔塞了进去,”作为见面礼,我就让你算计一回。“

”谢谢哥哥。那我告诉哥哥:‘钥匙’在我这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