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前传 00

0

“尊贵永痕……主,接受吾等……智而慈祥的的眼,长久……凝视……“

他匆匆跟者梅林的步伐,听到更深处一个女孩子的祷告声。在弥漫着沉香的教堂前殿内,水滴从邪龙的尖牙滑落,滴在圣坛内,泛出涟漪。林伸出手,想去触碰,却被梅林制止了。

“不死的圣灵在上,切勿将他带走。”梅林经过圣坛中心怪物的石塑时,于自身画了一个简易的十字。

少女的祷告愈发清晰。

“……传承您赋予的智慧……所向的主啊!愿获得您的……步入混沌之中……”

林问:“那是圣水吧,我不用……不能受洗礼吗?”

“接受圣水的是平民,而不是杀戮者。”

梅林抛下的话在林听来可谓莫名奇妙,他不认为自己是杀戮者,也并未预料到自己即将成为杀戮者。而在那个年代,真正的平民其实只占了少部分人口,这也是信奉黑暗与力量的教会得以存在的原因——即便有了光明王的存在,死亡还是与他们近在咫尺。

从中殿右侧的大理石楼梯走向二楼,隔着木制的雕文扶手,天堂上隐约可见一袭黑纱的少女,手里捧着燃烧的白蜡,站立的方向正对着黑木的十字架。在她的身后,是几十架黯木棺材。

林认识那种木材,暗红色的木纹是它特殊的标志,血丝般攀附于棺身,象征被地狱业火焚烧的痛苦。少女突然间抬起头,腥红明亮的目光紧随着林,她张了张嘴,说了什么。

“进去吧。”梅林停在门前,推了一把还愣着的林,“依次点上十二支蜡烛,静坐。”他的脸上不见表情,暗绿的瞳孔是深不见底的幽潭,浑浊中什么也看不清。

林重心不稳地闯入存放圣像的小隔间内,还没反应过来,门已经被梅林锁上。就在快要被黑暗吞没的最后几秒,他总算听清了一句完整的祷告。

“与吾同在的不眠的主,请求您让黑暗包围吾之心脏,可知吾爱深沉。”



“你把他带到了洗礼室。”圣女用法术燃起黑紫色的火焰,将手上没能清洗干净的蜡烛灼烧成灰烬。她盯着梅林总是显得过分随意的脸,一字一句道:“好奇心吗?对于人类的孩子。”

“说得没错,”梅林不置可否地点头,“人类的潜力是无穷的,说不定他能打破智慧的极限。你有意见?”

圣女嗤笑一声:“在这里你是主人。只怕三年后他没能打破所谓的极限,你却打破了族约……你其实根本不在意吧。”

梅林手扶上棺木,神色晦涩不明。族约,族约的束缚真的有那么牢靠吗?他还不能确定,自己真的那么做了会有什么后果,而将要付诸行动的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他很好奇啊!精灵族漫长的生命,竟然没有谁研究过这个问题吗?

圣女闭上眼,精灵族也好,人类也好,那么复杂的感情她不想明白。左手边蜡烛的火光颜色渐深,南萨边境有教士发出了请求支援的信息。她斜眸:“伽罗也在那边呢,你要去吗?”

“替我看好他。”梅林挥了挥手,临走前他回头扫视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空气中有一股他不太喜欢的味道,属于影子的略微暴力的腥臭味。

“做好准备吧,如约。”

圣女笑着接受了对方的警告:“是的。萨提,如约。”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用于储藏圣像的小隔间而已。林以为。

梅林的话他并没有听懂,“依次点燃十二支蜡烛”?这话说得模棱两可,是要他按照空间顺序同时点燃呢?还是要他一支烧完了再烧另一支呢?林也不知道自己会被关多久,他讨厌黑暗,所以保险起见,他选择了后者。

林按照叔叔教的方法,十指合拢,于掌心间召唤出一团微弱的火焰,并用它点燃了第一支蜡烛。这种火焰的召唤术在大陆传播甚为广泛,是发源于东陆的气学的一支,虽然极为耗费精神力,但不需要依靠血统的继承,只要稍开灵智的孩子都能学会。

但林止不住地猜想另一种不太好可能性。梅林没有为他提供任何可以点火的道具,真的是建立在了解自己能力的情况下的吗?还是说,他认为只要是生物都会点火?

精灵族的确能,这是他们的天赋。可是人类不是的。梅林真的了解人类吗?

又或者说,他企图通过这个来刁难自己?

昏暗的烛光下,等身石像空洞的眼睛俯视盘腿而坐的林,衣衫上柔美皱褶打下浅薄的阴影,恍惚中似乎活了过来。林盯着圣像,呼吸一窒。从小他惧怕任何仿人的死物,尤其是这种栩栩如生的。

没有声音,过分寂静。他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听不到蜡烛的燃烧,听不到雾水沿着石像额角滴落。一切动静被吞噬,听觉如同丧失,林捂住耳朵,突然有了把蜡烛熄灭的冲动。

什么都没有,光明太过耀眼。

不要。

一切都颠倒混乱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