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雷金]夏与雨与学长的崩坏 01

不好意思我不会起名字!
学长X学弟
幼稚园文笔   ooc慎入    剧情狗血俗套

^o^^o^^o^^o^^o^^o^^o^^o^快乐分割线^o^^o^^o^^o^^o^

1.
金有三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一个半途失踪的面瘫,两个折磨他到现在的笑面鬼。如果说前者是他心中的遗憾与伤痛,那么后者就是他逃也逃不脱的噩梦……

当然这是夸张了,俩兄妹做事虽然很多时候会过分,但金坚信自己是被爱着的。所以即便现在他已经连输三十二盘飞行棋,金也依旧相信着,自己不会遇到多么丧心病狂的惩罚。

你们是仁慈的对不对!金紧张地看着摊在地上的红黑色惩罚牌,咽了口口水。

凯莉纤长的手指在牌上游荡,最终定格一处,按了下去。

“按照先前说好的,”凯莉道,“三次真心话一次大冒险。”

惩罚牌是鬼狐天冲和凯莉前个月自制的,每张卡片里同时包含了真心话和大冒险,难度尴尬度平均,说实话凯莉以为金根本没有紧张的必要——他死定了。

第一个问题:如果格瑞带了女朋友回来,你会祝福吗?

“那是必须的啊!”金觉得这问题有些奇怪。格瑞肯定不会带女朋友回来的,他想。

鬼狐天冲莫名其妙笑了一下。

第二个问题:秋姐最喜欢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金斜眼,抿着嘴认真地考虑起来。

大概是校长送到那条?这么说出去不算出卖姐姐吧,我会不会被校长打啊。不,校长那么温柔应该不会打我的。

“蓝白色……”

“那么最后一问——鬼狐天冲和凯莉你觉得谁最烦人?”

金:“……”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问题你们也要出!

鬼狐天冲怀中的灰猫舒服地张开嘴打了个哈欠。它眯起灰溜溜的眼,仿佛在嘲笑着纠结无比的少年。

“说吧。二选一,我们不会建议的。”凯莉耸了耸肩,睁着大眼睛,“我们是好朋友啊,好朋友不会因为这点事就伤感情。回答问题,金。”

“啊……我觉得你们两个都不烦,但一定要选的话,相对来说,是凯莉。”这么说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金和凯莉呆在一起的时间比鬼狐天冲长,映像中被凯莉“欺负”的次数也就较多。

金发挥了他实话实说的优良传统美德,而下一刻便从瞬间变脸的凯莉那受到十万点脸部伤害。

他简直欲哭无泪。所以说这种问题伤的根本不是感情!是自己的身躯啊!

“你个负心汉!亏我照顾你这么久!”凯莉揉了揉刚刚揍过人的拳头,转头横了鬼狐天冲一眼。对方见状得意地勾起嘴角,心情颇好。

“大冒险……”凯莉盘腿坐下,盯着卡牌上的字良久,先前还板着的脸突然间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2.
“喂,姐。有什么事吗?”

“金啊,姐姐有要用的资料忘记拿了,帮姐姐找一下送过来好不好。”

“姐,你可以自己回学校取。”

“他知道我在这个时候写论文会生气的啦。姐姐想好好交个作业,否则他这个校长就真要成权限狗了!”

“……我……喂!?”

金听着手机里的盲音,知道自己非去不可了。但问题是,因为大冒险的惩罚,他今天一整天都得穿着,粉色的超短裙。而且,如果他眼睛没毛病,反光镜里面,凯莉正拿着摄像头跟踪自己。

金不得不向自己大学室友紫堂幻求救,对方不愧是紫堂家的正经第一人,第一时间给出了“可行”的建议。

“金你如果穿上秋姐姐的上衣会更像女孩子,”紫堂幻说,“这样只要不说话,就不会有人觉得你奇怪了。”

“……谢谢。”

他说的好有道理哦!

3.
宽松的白色连帽衫,粉色超短裙,天蓝色帆布鞋,刘海扎成小辫子被粉色发卡向后固定住。

相机中,有着娇小身材的金发少女从门口走来,在近处她停下脚步,对着镜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因她明亮起来。

凯莉晃了晃脑袋,幻觉有点真实。她怕是想女装金想疯了……

4.
他的狐朋狗友们今天跑去凹凸公司面试了,一个人无事可做,没有人来找茬也不能找别人茬,他很无聊。于是拿着弟弟的学生证和校卡跑到神裁大学厮混。

说到神裁大学,其实他前几天才刚刚从这里毕业,算是校内名人,有些学弟学妹看到后还会对他指指点点。烦啊!嘴角勾起冷笑,叽叽喳喳的人群散开到他五米之外。就是这种反应,他烦啊!

不过造成这现象的是他自己。

刚入学时和大四几个臭不要脸的学长打了一架,他和他的朋友一战成名,从此别人看到他们就躲。而他不知悔改,脑子一热将错就错,给团队起了个牛气冲天的名字——xx海盗团,还对外宣称神裁大学就是他们行脏的船……

位居神裁大学的霸权地位有四年,他受尽了老爸的鞭子,也受尽了校长关爱。现在想想只有无奈,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热血呢!

他“啧”了一声,对准路边的小石子踢了一脚。灰土的石块受力,向前飞出一个弧度,砸到了女孩脚后跟。她驻足,回头望他。

他笑着回视。看什么看!认不出我吗?不跑路还想让我道歉?

女孩眨了眨眼,走了过来。她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举起送到他面前。

[我认识你,你是建筑系的学长?]

“对啊。”不能说话吗?非要用这种方式。

女孩又开始打字。她的手速还算快,没让他等太久。

[我姐托我来找建筑系的资料,我不知道哪些有用,能帮帮我吗?]

“哈?”

他自大一以来,第一次被认识自己的学妹拜托了。感觉……微妙。

或许是实再太无聊,或许好奇心作祟,又或许是学妹长得和他胃口。他破天荒地答应了下来。

说实在,这是他雷狮第一次做“好事”。而凡事有一就有二,他在惊讶的同时还没能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一点点朝着“女孩”眼中的“好人”发展。

5.
雷狮虽然大学鬼混了四年,专业成绩却是十分出彩的,对领域内的资料分布状况也相当熟悉。到图书馆后,他对照着秋姐开出的单子,很快就把相关的书籍名称写在了纸上。

“自己去找,送过来我帮你选。”雷狮将纸递给金,圆珠笔在手里转了一圈,被毫不客气地扔回了对桌的男生笔袋里。那男生抬头扫了眼,神色古怪,却没说什么。

金心理别提有多感激了。他本来没报多少希望雷狮能帮自己,毕竟在校期间有关这“海盗”霸道横行的事他听过不少。但现在看来,这人其实还挺不错的。

纸上的字迹苍劲有力,比自己写得好看多了。金抿了抿嘴,目光飞快从雷狮脸上划过,长得也比自己帅气。

“怎么?”

金摆摆手,慌忙离开。他把手机忘在了雷狮那。

6.
雷狮坐在座位上没有离开,打开金的手机,发现对方居然没设置密码。他随意翻起相册,丝毫没有侵犯别人隐私的罪恶感——因为他是海盗嘛。

金发的女人、金发的女人、黑发的女人、黑红发的女人……啊,终于有男的了……这小学生什么鬼,摆着臭脸还竖中指,有这么拍照的吗?雷狮对着手机屏幕怼了个中指回去。

他不爽地继续向下翻,银发的小鬼、银发的小鬼、银发的小鬼……靠,她男朋友啊!都是一个表情拍这么多张有区别吗?看着是初中生,早恋加姐弟恋?

雷狮表示愈发不爽了。手指蹂躏着黄色箭头的手机挂坠,隔了三四分钟终于烦躁地关闭手机。

7.
找书是个技术活,也是个体力活,而身高就是致命伤。

金搬了个凳子,垫上一张餐巾纸,脚踩上去,勉强够到一本。等他找到下一本,又将凳子绕几个书架搬移,如此重复。他知道自己一定显得很滑稽,更何况还是在穿着女装的情况下……

“下来,”雷狮走到一旁,“看到胖次了。”

“……”金脸瞬间烧成红番茄。

雷狮有些好笑地环住金的腰,将对方抱了下来。他实再看不下去,想了想,自己还是好事做到底吧。

“凳子搬回去,我帮你拿。”

金忙不迭点头,脸颊还有些因为尴尬而产生的烧红。好人一生平安!他心中默念,略显乖巧地将凳子搬了回去。

所以身高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叫人嫉妒不已。雷狮一米八的个子,只要伸手就能够到,方便快捷。金在一旁看着雷狮的侧脸,突然间就有了“这个学长好苏居然没女朋友”的想法。

8.
金用他和姐姐两个人的学生证借了六本书,在临晨三点送到郊区别墅里。秋姐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打着手电筒照了照六本书。

“这真的是金你选的?”秋一边翻书一边赞叹,“完全正确!我要的就是这些!”

“有个学长帮忙……”

金他把自己如何遇到学长,学长又如何帮他拿书、选书,最后还抱着书送他到校门口的事告诉了秋,全程忽略了自己穿着女装的事实。

秋:我的弟弟果然和丹尼尔讲的一样,是个男女通吃的小妖精。

她自豪地叉腰,作势要笑出声来。

金见状慌张阻止:“丹尼尔要醒了,你快回去吧!”

9.
金的暑期大体是这样的。

室友回老家探亲,被两个变态哥哥折磨得死去活来,半夜打电话过来找金哭诉:“我新买的衣服又被二哥的狗狗咬破了!”其实不是狗是狼。

姐姐和姐夫搬到郊区度蜜月,如上文所见,由于秋姐瞒着老公写研究生论文,总是劳烦金来回在大学与度假村跑,于临晨几点准时送资料。

姐夫朋友家的小孩因为得不到姐夫的照顾,金每周一周三周五要到对方家里去当家教兼职保姆,无工钱的那种。但为了姐姐的xing福,他拼了,就算每天被预备班的小孩子欺负也没关系了!

青梅竹马的两位进行日常游戏直播,偶尔在视屏里面调侃金玩游戏的垃圾水准,心情好的时候把金拉到家里玩各类无聊到丧病的游戏。比如飞行棋,比如大富翁,比如抽乌龟……反正输掉接受惩罚还被录下来的总是金。

综上,金整个暑期唯一的亮点,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学长。这位学长出现的总是恰到好处,比如说他从预备班小魔王手中侥幸逃脱的那个下雨天……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