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和完

长篇好难写

[雷金]夏与雨与学长的崩坏 02

已毕业学长x学弟
ooc继续  
上一章

*^o^**^o^**^o^**^o^**^o^**^o^**^o^**^o^**^o^**^o^*

10.

把你的手从我腿上拿下来。我怕把你踹到。

你敢踹我渣渣。

就一两个地方,你想涂多厚啊。让开让开,水开了。

我在帮你盯梢。

那就开空调,又闷又热的。

我想看你热得出汗。

……快让开,面要糊掉了。

啊——!【啪!】

好痛!打蚊子要使这么大劲吗?你想把我腿打断吗?

吵死了渣渣!快感谢本大爷!

懒得管你。

你真敢踹我!

我没……你干嘛?面!面!面!啊!

【混乱中】

11.

被熊孩子拿着神棍追打一圈后,金身上挂着伤完成了房间清理工作。他已经习惯了,小预备班脾气爆得不得了,一点都不听话,还老是想些不正经的东西。几年前丹尼尔把他从a国带过来时,格瑞说他是个自大地神经病,真是一点都没错。

说来已经有好久没见过格瑞了呢。也不来一通电话,明明有自己的手机号的。金一边想着自己分别许久的发小,一边收拾惨不仍睹的厨房给嘉德罗斯重做午饭。

“作业写完了吗?”金惯例提问。

“那种小儿科的题目早就干掉了。”

“那我就放心了!哥哥下午有事,吃好后碗放在池子里让那两位帮忙。”金出门前转头强调,“一定放在池子里啊,否则空调房都是味。”

“渣渣!你怎么知道我会开空调?我允许你走了吗?”

金翻了个白眼,谁管你啊!哥哥我已经仁尽义尽了!再干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猝死。

12.

逃出来了!

我自由了!

可惜时机好像不太对……

金前脚踏出豪宅大门,后脚就跟着打了个响雷。

是夏天的雷阵雨。

金望了眼灰蒙蒙的天空,低压的云朵在雷电照射下明灭不定,马上就要下起来的样子。他开始小跑,期望能在阵雨落下前赶回去。但终究是高估了自己的水准。当豆大的雨珠砸下来时,金离家还有将近三分之二的路程。

他躲在十字路口旁便利店的挂牌下,翻出手机给住在附近的凯莉打电话。因为夜里玩手机的习惯,金手机的屏幕亮度极低,忽明忽暗的环境和粘在屏幕上的雨珠更是让他看不清通讯录上的字。

不过金以为这并无大碍——自从和格瑞失联后,两个字名字的只有凯莉一人而已。所以他认准了两坨黑乎乎的行楷,也没看清是什么,不假思索地打了过去。

与此同时,便利店里走出一个黑色风衣的年轻人。他站在金身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同样没看清是谁,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凯莉,我在外面没带伞回不去了!”

黑衣年轻人皱眉,对金发的男孩说:“小声点。”他接听电话半天,除了雷鸣声以外,就只听到了男孩的声音。

"啊,抱歉。“金立马将音量调低。

还是听不见啊!烦死了!

年轻人转而对着手机里的人道:“谁啊!说话不会大声点吗?“

”唉?“金疑惑地转过头。

”不是说你。“

强力地电流沿着奇迹般地路径,飞驰向远方的大地。在黯淡而清冷地蓝光照射下,金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变成了诧异,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打电话的事,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

”学长!?“金情不自禁的叫道,声音被随闪电而来地雷声覆盖。轰鸣中年轻人只看到了男孩地嘴型,什么也没听清。


13.

没有凯莉的回音,金智商在线一秒,很快明白了现状。感情自己是在和学长通话!他整个黑人问号脸。所以说到底,自己为什么会有学长手机号是个严肃的问题。

金火速挂断电话,调整屏幕亮度翻看通讯录,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雷狮”两个大字。什么时候存进去的?他回忆半天也只能想到图书馆那次了,那时自己手机的确有一阵子在学长手中,穿着女装的自己……

学长,你把联系方式给我,不会是因为对“我”有意思吧!

金想到这,顿时罪恶感横生。自己这是算欺骗别人感情吗?穿女装勾搭同性?哇,想想都觉得恶心好吗?可是学长人那么好,他不想被讨厌啊!

对方看样子是还没认出自己吧,简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金本来为此松了口气,可就在雷狮拿着手机的右手抬起的那一刻,一个非常不吉祥的设想出现在脑海中,如果学长现在回电的话……

缘是天定的,份是人为的。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虽令人苦恼,却是逃也逃不过的。

不妙!太不妙了!当金这么想着时,自定义的手机铃声在下一秒便伴随着震动响起,是OverTheDogs的《うつらうつら》,少年音爆棚。

来电显示:雷狮。


14.

好丢人!完蛋了!不!我还可以补救!

金迅速按下挂断键,用自认为极限的速度点击了鬼狐天冲的手机号。

“鬼狐哥?是凯莉让你来找我的?”

打给他的是鬼狐天冲不是学长!这一切都只是巧合!他不是那个穿女装钓男人的变态人妖!只要电话接通他就能证明这点然后顺利糊弄过去!一定!

虽说这样鼓励着自己,金还是感到异常羞耻。他顶着学长目光的威压,硬着头皮对空气胡编乱造。想这样自导自演的行为要是被发现的话,自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而神说:这个flag立得好,你现在就可以去撞南墙了。

其实雷狮早在被无情挂断的时候就猜出了结果,他没有立马揭穿,一是对男孩的举动很好奇,二是还未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尝试了第二次回拨。

就这样,手机里“嘟嘟嘟”的声响不断,在夏季的暴雨中,各藏心思的两个人做着同样的事、听着同样的声音、心跳加速到同样的频率。
……

等待无线电给出的审判与证明。

……

半晌,雷狮“呵”地笑了。

金身子下意识一颤,耳边作响的回铃音就像是有感应般,于同一时刻变成了芒音,宣告着接通电话的再无可能。

然后他听见机械的女声,来自雷狮走过来放在他左耳边的手机。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15.

雷狮抽走金的手机,里面短促的“嘟嘟”声还在——果然是同一个人。

“装得一点都不像,笨蛋吗?”

他盯着金绯红的侧脸,和上次一模一样,看来是个容易害羞的孩子呢。不过挂断自己的电话两次也就算了,还想要打给别人,除了他以外也没谁了吧。

金两根面条泪挂在脸上,沉浸在悲伤与绝望中无法自拔。他于内心对着尴尬大神求饶,明显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雷狮忍不住摸了摸男孩毛绒绒的脑袋:“行了。不就是女装癖吗?”

“谁女装癖啊!我不是女装癖!那只是……”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洗不清了啊喂!他逝去的节操啊!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他想给学长留个好一点的映像都做不到吗?

雷狮当然不会仅凭一次就断定对方是女装癖,他就是觉得好玩想逗逗金罢了。而这时候的金,把海盗先生当成“好人”的金,怎么会明白他的心思呢?

于是男孩心灰意冷的,还带着点泪花的正脸,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雷狮眼中,成功地把他给震住了。

【这傻小子明显是当真了嘛。】

虽然知道这么做很没良心,但雷狮憋不住了。他捂着抽搐的肚子开始笑,不带什么嘲讽意义,只是纯粹地笑着。他笑得花枝乱颤,笑得对方渐渐明悟真相,笑得死寂的瞳孔都能渐渐回温。

讲真雷狮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原因?大概是因为……被人以蠢得要死的方式在乎了?谁知道啊!雷狮才不管这么多呢!他现在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这个学弟怎么能……那么可爱!

评论(5)

热度(34)